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cus Initialis

よりよき未来へと紡ぐ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Sententiam non translatam, Devotionem non remuneratam, Amorem non completum, Animas non requiescentes canto. Omnes vivos exsecror.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剧集]《Turn E -Collapse of the Empire-》第九话  

2007-11-02 23:43:56|  分类: Turn 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这个女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半开的门中,传来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怎么会……她真的是那么说的吗?”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应该好好找她谈谈……这样下去怎么行……”

“我知道了……”

Millie 理着头发走了出来。今天她把一头波浪长发束了起来,在脑后扎成了辫子。耳朵上亮闪闪的耳坠因此也露了出来,显得比平时更漂亮了。

“Criny ……她究竟在想什么呢……我还是太不了解她了……这样下去该怎么办呢……”

  

Crinis 靠在墙上,眼睛出神地望着天花板,右手又不自觉地在胸口摸起项链上的吊坠来。她丝毫没有注意到 Millie 正在向她走来,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不想注意到。

  

Crinis Adamo

  

透过大块的透明玻璃,看着对面美丽的少女慢慢地从躺椅上坐起来,一件件地将衣服穿上,他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他打开了门,走进了对面的房间。

美丽的少女坐在椅子上,清澈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不可名状的美妙气息。

他不自觉地又咽了一口唾沫,喃喃道:“Zero ……”

他再也忍不住,走上前去搂住了少女。透过单薄的衣服,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对方年轻的身体。

“Zero ……你为什么生得这么美丽呢……”

少女微笑着,将头搭在他的肩上。

可是,他突然觉得后腰处一阵异样的感觉。

“嗯?”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档部就遭到了狠狠的一记重击。

“怎么回事……”

他痛苦地捂着中间,弯下了腰。

少女站了起来。

他觉得有一件硬物抵住了他的额头。那正是他的手枪。

“Zero ,你……你要干什……”

枪响。

军官以一个难看的姿势倒在了地上,血不住地从他的头部喷涌出来,在地上画出了奇怪的图形。

仅仅几秒钟之后,警报就响了起来。

少女跑向门口。

门打开了,那里站着两个Bioroid兵。

虽然她抢在对方之前开了枪,并且将两具Bioroid全部击倒,但在如此近的距离,她还是被对方击中了左臂。

殷红的血立即染红了白色的袖管。她捂着左臂,血一滴一滴地滴在了地上。

不过,好在,不是什么要害部位。

她努力地向前跑着。可是收到警报的Bioroid兵正向这里围拢过来,想要找出一条安全的逃跑通道是不可能的了。

最后,她被堵在了一个丁字路口,两侧都有Bioroid兵。

她没有多加犹豫,探出身去开枪。在命中一具Bioroid头部的同时,对方的一颗子弹也击中了她的腹部。

“呜……”

她马上倒下去了,痛苦地捂着腹部。大片鲜血汩汩地涌了出来,洇红了上衣和裤子,并且流到地上。

另一边的Bioroid兵也赶了过来,并且继续朝她开枪。

又一颗子弹打穿了她的左肩。

“啊!……”

她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够了!别打了!停止攻击!”一直在监视器前观看的某个人也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Bioroid兵停止了动作,静静地站在原地盯着她。

血,很多的血,流到了地上。

她伏在地上抽搐着,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但是,她终于强撑了起来,开始向前一点一点地挪动。

血在她身后拖出了一条痕迹。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阻止她!”监视器前的另一个人叫道。

她盯着墙上的那个拉手,眼里流露出看见终点的喜悦。可是,这喜悦立马就被肉体上的巨大痛苦冲走了。

“可是,她会死的!”

她用力拉下了那个把手。一道门打开了,她跌了进去。门又关上了。

“我看你八成也是和那个蠢货一样,被她迷住了吧!”

她几乎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按下了面板上的一个按钮,然后瘫倒在座椅上。

“你这个蠢货!真叫她给逃掉了!”正在争吵的两个人回过神来,他一把推开他,扑向了控制台。

逃生舱被弹射了出去。

“给我把逃生舱抓回来!”他在控制台上发令道。

安静的舱室。只有仪器工作时轻微的嗡嗡声。

她瘫在座椅上,喘着气,呻吟着。

手臂、身体,全被染红了。大摊深红色的血从她身下洇出来,顺着她垂下的手,流到地板上。

“就这样……结束了么……”

她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

“爸爸……我……好痛……………………”

随着一阵闪光,逃生舱消失在了宇宙中。

  

“呼,幸好都没伤到什么难处理的部位呢,只是打穿了肠子。”

隐隐约约地,她仿佛听见有两个男人的说话声,缥缈得很,不知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是呢,这样看来不需要换新的了,只要在原有的部分施加些修复生长素,依靠自身恢复就行了。”

朦胧中觉得有很亮的光照在她身上。可是她完全不能动。口鼻上好像罩着什么东西,而颈部以下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她的运气可真好呢……就这样吧。对了,记着,左边的肩胛骨上还有个洞也补一下。”

她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很沉闷,大概是因为罩子的缘故吧。还有仪器不停地发出滴滴的声响,她马上就意识到那是自己心跳的频率。

“知道,这个不急,先等内伤养好了再说吧,还有疤痕的处理也是。”

“……”

她努力地想想起什么,可头脑中一片空白,只有残存的痛苦的感觉,仿佛还有什么刺耳的声音在远处回荡。

“唉,我说,接下来呢,接下来你打算把她怎么办?”

两个人的谈话还在继续。

“……我说实话吧,我也不想把她交回去。”

“那好,那咱们等她恢复后,就放她走吧。”

“可是……可是对上头怎么交待法?”

“这个简单,就说没救过来,死了呗。”

“可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上头也不会这么笨的……”

“管他的!如果把她送回去的话,不是一样会被进行各种试验的么!无论是上头,还是敌人,都不把她当人看啊!”

“……”

她觉得有一个阴影落在了自己的头上,遮住了光。

“她是无辜的……你看她呀……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啊……她和我们之间有区别么……”

  

明媚的阳光。清鲜的空气。只是稍微有些干燥。

虽然她的记忆告诉她,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可是不知怎的总有一种强烈的亲切感。

她用手遮挡着阳光,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啊,你的身体恢复得出人意料地快呢,真是太好了。”

那两个男人也都笑着对她说。

“疤痕的去除还算容易,简单的美容手术的工作。对女孩子来说外表也是很重要的吧。左边肩胛骨上的洞也补好了,这样以后你进行透射身体检查的时候就不会惹起注意了。总之,外表上能去除的痕迹我们都尽力去掉了,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了吧。”

“嗯,不管你之前发生过什么样的经历,留下了什么样的记忆,都忘了它吧。重要的是,以后好好地活下去哦!”

“嗯,我们也不能再和你待在一起了,我们得走了。总之,祝你幸福!”

她挥着手向他们道别。两个男人转身向建筑物走回去。

“能忘掉么……就算身体上的疤痕能消除,可心受到的伤害却不会……”

她低下头去,紧紧地抱着自己。

然后,她重新抬起头,开始看那两个男人留给她的字条。

  

“唔……你和你母亲真是一样的漂亮呢……我这双老眼都快分辨不出来了……”

她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在屋里转着圈。这身衣服似乎原本就是她的一样,与她合衬极了。只是有些大。

午后慵懒的阳光透过长窗斜射进来,照在图案复杂的地毯上。灰尘在光芒里打着旋儿。房间里的陈设和家具都是一种古老而高贵的风格。在这样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时间好像停滞不前了。

“嗯嗯,好了好了,别再转了,再转我都快晕了。喏,这里一共有九件,我都叠好了放在这里,现在都是你的了。不过你母亲嫌九件太多,常穿的只有两件。除了那件都是孔的已经破了的,完好的现在只剩下你身上这一件了呢。”

她照着字条上的地址找到了这地方,一个絮絮叨叨的脸上长满皱纹的老妇人接待了她。

老人对她说了很多话。关于她的母亲,她的父亲。

她之前从未听别人说过这些事,但是经老人一说,她的记忆深处似乎泛上来了一些模糊的片缕。

“记着,”老人点着她的胸口,“一定要记着,你是 Saxeone 家的白祭司的继承者,里面一定得穿白色的,外面可以穿其它颜色,但正规场合一定得是黑色的。记住了吗?给我重复一遍。”

“是,里面一定得穿白色的衣服,外面是黑色,但一般的时候也可以穿其它的颜色。”

“嗯,对了,一定得记住,千万不能穿错了……”

  

“你决定要走了么?你对未来有打算么?”老人问道。

“是的。不过,要说打算的话,还没有。”

“哎,年轻人总是想要跑出去……也罢也罢,要是让我这个老太婆养着,虽然物质上没什么问题,可也会有人说闲话的。我不会拦你的,不过,要是在外面过不下去了,随时可以回来。”

“嗯,谢谢您这些天来的照顾了,还有你告诉我的那些事情。”

“唉,Sarline 那个老女人,都一把年纪了还哭哭啼啼的,像出了什么事似的……说什么也不敢来见你,也不能来送你了。”

“不要紧,没关系的。”

“嗯,那你就走吧,祝你一路顺风,小姑娘。”

“嗯,那我就走了。”

少女转过身,将背包背在了肩上,一手拎起了皮箱。

“哦,等等等等!”

老人突然喊起来。

“等一下等一下,居然忘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看我这把老脑筋,一天比一天不好使了……”老人拍着头,向一侧的橱柜跑去。

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盒。小木盒上虽然没有镶上金银之类的装饰,却刻着很精美的花纹。

老人打开了盒子,从绒布垫子上拿起了一根银项链。

“来来来,把包先放下,过来。”

少女把箱子放在了地上,取下了背包,走了过去。

“那是……?”

“哎哎哎,差点把这个都忘了,最重要的东西。”

老人两手拿着项链凑到她的面前。很普通的银链子,底端吊着一颗很小的钻石。单就外表来看,似乎并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甚至比不上那盒子的档次。

“这也是……妈妈的遗物么?”

“是的……”

老人把项链戴在了少女的胸前。

阳光静静地照在地毯,以及地毯旁原木色的年代久远的地板上。

“Crinis Adamo……”老人喃喃道。

“……Crinis ……Adamo ……它的名字吗?”

少女手捧着胸前的项链。

  

Alfnar Aleda Saxeone

  

Alfnar 站在回廊上,望着从城市的一部传来的火光。

几台白色的MS在空中飞来飞去,不时地向地上的某个地方射击着,被击中的地方随即升腾起巨大的尘柱。

“小姐,快回去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呆在外面会很危险的!”

她的女仆 Sarline 在一旁几乎是哀求地说道。

虽然隔着相当的距离,但每次爆炸的爆风还是扫到了这里,风在回廊中乱窜着。

“你快回去吧,不用管我,我就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她用手推开 Sarline ,眼睛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里。

“快走,我命令你!”她说道。

Sarline 只得战战兢兢地慢慢一步一步往后退去。

突然,被袭击的地方的建筑群中,兀地升起了另一台灰色的MS。它迅速地上升着,向其它白色的MS还击。远处传来了脉冲状的MEGA粒子束撕裂空气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Alfnar 突然激动起来。她扑向了栏杆,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台灰色机体。

“小姐……?”

白色的MS不再攻击城市,开始集中围攻灰色的MS。

灰色的MS开始疾速地垂直上升,似乎想摆脱白色的。

白色的也跟在它后面上升,不停地向它射击。

终于,灰色的和白色的MS越升越高,最后都消失在阴霾的天空中,再也看不见了。

两行泪无声地从 Alfnar 的眼中夺眶而出,趟过了脸颊,在下巴上停留了片刻后,滴在了回廊的外栏上,留下了两滴深色的印迹。

更多的泪不停地涌了出来。她再也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开始放声痛哭起来。

“小姐……小姐!”

  

Alfnar 静静地站在满是尘土的房间里。窗户已经破了,木条和窗帘的碎片掉在满是瓦砾的桌子上,已经看不出桌子的原貌了。房子另一边的墙壁则干脆整个不见了。透过缺损,可以望见外面的建筑也是一片残破。

Alfnar 一手搭在桌子前的椅背上,无神的眼睛盯着某个地方出神。眼圈还稍有些红。

“白祭司来了,真的不要紧么?”

从楼下隐约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不要紧,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祭司小姐阁下。”

Iflinar 回过身,抬头望着上面的窗户。

Alfnar 搭在椅子上的手好像突然触碰到了什么。她回过神,低下头来从椅背的垫子中捡出了一样什么东西。

她把那东西迎着光看着。

那是一根头发。

他的头发。

  

“小姐……这……这?!”

“你不要再说了,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而且记住,这件事对任何人都不能说。你应该知道后果。”

“可是,这……这……”

“没有什么可是了!他已经死了……!…………以后不要和我再提起他。…………一切都过去了……”

  

“小姐,你要的东西已经做好了。”

Sarline 拿着一个白色的小包走了进来。

“他们说,原材料太少了,只能做这么大。”

她小心翼翼地一层层打开包裹,最终露出里面的内容。

一颗纤细的银项链,顶端缀着一颗极小的钻石,在灯光下闪着光。

Alfnar 似乎是面无表情,却又近乎是颤抖着手将它捏起来,放在了手心里端详着。

她的脸上虽然说是毫无表情,但一眼看上去却仿佛是极端痛苦的样子,连肌肉都在不自主地抽搐着。Sarline 认为她会马上放声大哭出来都毫不奇怪。

于是她终于忍不住鼓起勇气问道:

“那个……小姐……您吩咐过我不能提起他……但是您为什么又要做这么…………”

可是自己的声音终于不争气地越来越弱下去,最后竟然未语而终了。

“Sarline ,你知道么……”

可是这一回 Alfnar 却好像没有生气,而是以一种虚弱的语调回答道。那种飘渺又颤抖的语调,与其说是在说,不如说是在哽咽更准确一点。

“我……绝不能让这个家伙如愿……决不能让这个自说自话的家伙如愿……”

“如……愿?”

“嗯……我绝对要给他留下点什么证据来……这个家伙……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现在竟然又想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消失掉,还妄想不留下一丁点儿痕迹……仿佛就像是在骗我说他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我怎么可能相信……我怎么可能答应……你怎么可能就这么逃得掉……我认识你,我认识你……我到死也都决不会忘记……这一切绝不是假的!我绝对不能让你如愿!绝对!!”

那种虚弱的语调到最后竟演变成了咬牙切齿般的恶语,简直如同带着莫大的仇恨一般。

Alfnar 的手恶狠狠地用力地握着手里的那颗钻石。可是它太小了,就算拳头握得再紧也无法在手掌里留下印记,无论她怎么用力,最后留下的都只有自己的指甲痕而已。

 

“没想到,您居然真的来了。”

相貌丑陋而又矮小的男人似乎很吃惊,但是旋即又变成了一幅笑脸。那笑脸让人看着总不舒服。

“怎么,以你的意思,我不该来么。”

Alfnar 回答道。

风从这无人的荒僻小巷中穿过,卷起阵阵尘土,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您亲自来真的很令人惊讶。东西呢?”

“哼,就知道你们是一幅猴急的样子。”

Alfnar 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两支小管子,递了过去。

“啊……啊啊,很好,很好。”

男人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去拿,可刚要碰到时,Alfnar 的手却突然握住并收了回来。

“不过,我有个问题。只需要他的就可以了,为什么连我的也要?”

“这……这是因为……哼哼……总之,不能太露骨你说是吧。”

男人似乎并没有想回答她的意思,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着 Alfnar 的手。

“哼,我大致也猜到了。既然想做,何必又费尽心思遮遮掩掩的,这样可很不光彩呢。”

Alfnar 松了手,男人迅速夺过了她手中的东西。

“那么,没有我的事了,我就回去了。”

“啊,很好很好……不过,在那之前,我也有一个私人问题想要请教一下。”

男人的眼睛斜眯起来,任何人都不会从这个动作中看出善意。

“哦?什么问题?”

“哦,那就是,您为什么会同意这桩事呢?”

“我为什么会不同意呢?我向来是赞同上头的意见的。”

“哼哼哼哼,事到如今,面对我们您就不用再装了。我们知道您和他的事情……”男人笑了起来,“不过出于我个人,我实在是很好奇,这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我恨他。”

一阵风吹过,撩起了她的长发和黑色长袍的下摆。

“你……恨他?”

“没有事的话,我就走了。”

她没有作任何进一步的解释,转身离开了。

“哦,那好那好,实在谢谢阁下您的合作了……”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退回到原本站在他身后的其他人身后,冲着离去的 Alfnar 的背影做了个手势。

“这样……就可以了么……”

泪水止不住地从她的眼睛中了流出来。

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过。

仿佛没有任何东西被响声惊动。一切如故。

风依旧在巷子里奔流。

  

Alfnar 面朝下倒在地上的尘土中。

黑色的衣摆和金色的长发都披散在地上,遮住了她的面容。

她的背后,暗色的鲜血染在本就是黑色的长袍上,显出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深色,泛着奇怪的光泽。

从她身下洇出的大片鲜血,混合着尘土,成了粘稠的糊状,头发和衣服都浸在这粘稠的液体中,粘在了地上。只有几缕头发还顽强地迎着风舞动着。

“……我不是恨你……我是恨我自己……为什么没能留住你……为什么不能再早一点……”

“……可我还是恨你……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机会……为什么总是说已经太晚了……我不信……”

“……只要这样……就又能和你在一起了吧……”

“笨蛋。”

  

Ken R. Blooddust

  

“很不错的房子嘛。”

Ken 站在屋子里四处看着,一只手搭在桌前的椅背上摩挲着。

“啊,房子老了点,而且也有点小。”

Iflinar 也四处看着,用目光搜索着是否还有布置得不到位的地方。

“不,够了,一个人住的话。这里挺好的。”

Ken 把手里的箱子放在了地板上,走到窗前,用手抚摸着窗帘的布料。

“嗯,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就叫 Nedlaus ,他就在楼下。我已经叫他随时听你的差遣了。”

“啊,太客气了。你看,真麻烦你,又是帮忙找房子,甚至连佣人都有,实在太劳烦你了,真的不用这么大阵势,我只是想找个能给我落脚的地方而已。”

“没关系,这些都是小意思,就是需要个大院子难找些呢。况且也不知道你到底会在这里待多久。”

Iflinar 笑着,但是立马又严肃起来,问道:“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或者说,你认为这局面会持续多久?”

“我也不知道……他们不喜欢我,所以我就逃出来了。”

Ken 依旧是笑着望着窗外,随即又回过头来看着 Iflinar ,“我这次是真的没有任何打算呢。”

“什么?不会吧,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Iflinar 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

“真的没有呢……我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地方会接纳我,所以我就来了。”

他又转回头去望着窗外。

“真……真的没有任何打算?你就打算这样在这里长住下去了?没有计划,那猜测呢?猜测总有吧……”

他摇了摇头。

“我说,”Iflinar 装出一幅将要生气的样子,叉着腰说道,“你真的打算什么也不干么?这可不像你!”

“这一次……我想……我是真的……累了吧……”

他对 Iflinar 情绪的转变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是自言自语般地喃喃道。

“Ken ……?”

  

“你下一步的打算呢?”

Alfnar 背着手,像个小女孩一样边走边踢着河滩上的石子玩。

“还没有……我什么也没想,就想着赶紧逃出来了。”

“啊,那局面真的很危险么?”

“也不算很危险吧……他们只是吓唬吓唬我,如果我不走,那才真的有危险。”

“所以呢,你打算先在这里避避风头?”

“嗯,除了这里,我真的想不出其他地方可去。”

“也好呢……只要你在这里……就算当作度假也未尝不可。”

Alfanr 蹲下身去,把手伸进了流淌的河水中。她的长发披散下来,几乎要垂落到水面。

虽然已是四月份,但 Aimers 河的水还是透着一股寒意。不过河水还是一如往常的清冽。

Ken 也站住了脚步。

宽阔的 Aimers 河悄无声息地流淌着,河面上泛着粼粼的波光。

他抬头看看天,天空一片阴霾。

“那,你估计你能在这里待多久呢?”

“不知道……我真的没想过这问题……”

“哎?”

她回过头来望着他。

“说真的……这次我真不知是怎么了……完全没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办……只是一心想着要来这里……”

“那也好吧,不如以后就一直生活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呢。”

她重又转过头去玩着河水。

Aimers 河的河水静静地从 Alfnar 的指间流过。

“如果可能的话……那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怎么,不可能吗?你的意思是,最终你还是得走么……”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么多年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总是在不停地奔波……可总是找不到这么做的理由……总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没有欺骗你的理由……可是我几乎没有活着的意义……”

“Ken ……?”

“我……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保护不了……连自己也……”

“Ken ,别说了。你是需要一段时间好好休息下,忘了那些令人烦乱的事情吧。”

Alfnar 打断了他。

“也许吧……不过这一次……我是真的,觉得累了……”

Alfnar 在水中的手握紧了拳头。可是无论拳头握得再紧也无法抓住奔流的水,只能任凭它们流逝。

  

“这个声音是……!”

突然感觉到什么似的,Ken 猛地从桌边的椅子上站起来,扑到窗边。

从窗子里只能看见前院的建筑,和很小的天空。

他夺门而出,跑向外面。

“Blood 先生,发生什么了?”Nedlaus 跟了出来,不解地问道。

高度收束的MEGA粒子束撕破空气的啸音。

巨大的爆炸声。

Ken 和 Nedlaus 不约而同地弯下身来,不知哪儿来的冲击波从那边的房子穿过院子直冲向这边的房子。

一台白色的 HMS-00A 从头顶掠过。

而后又是他再熟悉不过的100mm机枪的出膛声。

爆炸声。冲击波。四处顿时尘土弥漫。

“在平民地域直接使用光束兵器……找不到目标就任意攻击平民……不,这决不是联合军的作风!”

枪声和爆炸声还在不断响起。

“Nedlaus ,你快去找地方躲躲!”他这么喊着。

可是突然一发100mm的HEAT弹射在了某个离他们很近的地方。他被冲击波震翻在地。

等他爬起来,四周完全是一片灰黄色的尘土,什么都看不见。

“Nedlaus ?Nedlaus !”

爆炸声不停地响着,他听不见回答。

于是他摸索着墙壁,向后院跑去。

当他看见那个被伪装布盖着的巨大物体完好无损时,他的心稍微安定了些。

他从下面临时搭起的架子上爬进了座舱,坐在座椅上,扣上安全带,启动了机体。

屏幕上显出一系列系统自检OK的字样。他轻踩脚踏,移动操纵杆,灰色的 HMS-00+ 从一片烟尘中站了起来,扯掉了盖在身上的伪装布。

他将左手操纵杆边的MCABS出力调节杆推到了底。机体双肩和小腿后的MCAB闪亮起来,同时屏幕左下角的重力加速度计上的数值迅速下降,最后几乎为零。

HMS-00+ 微蹲了下来,没有使用推进器,仅靠双腿的力量跳离了地面,显然是不想让推进器损伤周围的建筑物。

他稍稍有些惊讶于没有依靠推进器的力量,居然也能跳这么高。

HMS-00A 们看见了他,停止了漫无目的的攻击,向他扑来。

HMS-00+ 从后腰挂架上摸下了Pulse Beam Rifle,抬手就是一枪。

可是攻击被躲开了。

“不能再波及到平民了!”

他这么想着,用力蹬下了脚踏,开始垂直上升。

HMS-00A 追了上来。

  

大气圈外层,一台 HMS-00+ 和六台 HMS-00A 痛苦地缠斗着。

蓝色的大气下,是大块褐色的大陆,墨蓝色的海洋和灰色的云层,宛如10年前人类的母星。

“可恶……根本没有时间穿标准服……”

为了防止被过载压昏过去,他不敢做很大的动作,而且同时要和6部机体周旋,实在很困难。

事实上,如果没有线性座椅的话,刚才离脱大气圈时他应该已经昏过去了。

“嗯………………”

尽管他每次都采取尽可能小的回避动作,但他还是在座位上生生地被安全带扯来扯去。

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用Pulse Beam Rifle射下了其中一台 HMS-00A 。

“可恶……撑不住了……他们在磨蹭什么……怎么还不来……”

他咬着牙忍受着巨大的过载,一只眼斜瞥着屏幕边缘表示PSQF的巡洋舰的图标。

突然,一道从对方的Pulse Beam Rifle中射出的光束在右后方近距离彻透了 HMS-00+ 的I-Field,击中了它的右后肩处。

他当场失去了知觉。

HMS-00+ 的右腕划了个滑稽的大弧线朝前甩去,似乎将要断离躯干,手中的枪也几乎要甩出去了。

可是就算右侧的肩甲和臂部的装甲被完全破坏,强韧的非晶体金属机体骨架硬是承受住了这巨大的冲击力,拉住了遭到重创的右臂。右手也重新握紧了手中的枪。

可是,另一台 HMS-00A 已经趁这个机会冲到了 HMS-00+ 的面前,用光剑将它拦腰斩为了两半。

HMS-00+ 化成了一团火光。

  

Turn E

-Collapse of the Empire-

第九话

「Mutatio」

-异变-

  

公元2037年8月11日,09:32。Terra 2 ,联合军驻留SDF-2守备基地。

Neil 和 Bert 及其他PSQF的军官们身着标准服,面色凝重地行走在基地里。

虽然已是傍晚,但太阳依然很高。阳光照耀在地上整整齐齐排列着的一排排装尸体的银色裹尸袋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Neil 沉默不语,目光从地上一具具尸袋上扫过。

“太惨了,整个基地的人几乎都死光了。想想又会有多少个家庭接到阵亡通知书……我们已经有多久没有如此大规模的集体减员了?”Bert 说道。

“……可恶!”军官中有人小声地骂着。

Neil 还是一言不发。他回过头去望着基地的另一边。原本卧着 SDF-2 的地方现在留出了一大片极不协调的空白,视线可以一直穿过整个山谷看到后面青绿色的远山。

那块地面上因为 SDF-2 的起飞而变得一片焦黑。许多人正在那片焦土上忙碌着,他们身上白色的服装与地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十分显眼。

“就像牛排上的白芝麻。”Neil 脑中突然蹦出来这么个奇怪的想象。

“那么,这基地以后怎么办?”Bert 凑到 Neil 身边,问道。

“会被就此撤销吧……SDF-2 不可能再回到地上来了。 彻底的检查大概也需要很多的时间,以后也许就会一直留在L1了吧。”

  

公元2037年8月11日,19:12。地球圈,联合军FSF SDF-3 Amplus 号上,联合军防务司令部,M3AISC。

自从3天前STMC在 Solar 4 圈附近出现后,原本安静得近乎悠闲的这里变得异常忙乱起来。中心里多了很多其他单位的人员,但好在这里本来就是设计为较多人一起工作的空间,因此只是把原来的空余填满而已,并未显出拥挤。

只是原来懒散惯了的常驻工作人员有些不适应。他们有的桌上还堆着没吃完的零食,有的趴在桌上打瞌睡,还有的呆呆地望着大屏幕,不知该做些什么。

就在这个晚饭后的慵懒时刻,大屏幕和桌上众人面前的电脑屏幕突然想起了有消息传入的提示音。

被响声吵醒的打瞌睡者不满地抬起头来,嘴里骂骂咧咧地把耳麦摔在了桌子上。

信息是在NGS32区域进行监视任务的ASMAREF发来的。9日突然出现在该地的STMC刚开始“消化”三星系统中的第一颗恒星,却不知何故又匆匆地全部离开了。

有人鼓起掌来,但更多人仍然迷惘地望着屏幕。

这是结束?还是新一幕的开始?没有人知道。

  

公元2037年8月11日,20:21。Terra 4,Ameria 合众国,Lost Mountain,Moonrace独立部队及PSQF挖掘部队驻留基地。

“唉,事情总算是先告一段落了呢,从昨天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合过眼,也只胡乱地吃了点东西。”屏幕上的 Neil 边说着边拉扯着自己的衣领。

“那么,现状呢?”Stuart 问道。

“今天上午下到那基地去看了看,太惨了,几乎死光了……SDF-2 现在还在轨运行中,大致明天上午能到达L1的临时锚地,之后就会在那里进行全面的检查。初步的检查工作已经开始进行了。以后,它也许就会永远留在那里了吧。”

“中子弹的威力么……”Mike 咬着牙说,“要是抓到那帮人……”

“对了,抓获的武装分子呢?”Stuart 接着问。

“一群穷凶极恶的专业人类雇佣兵,好比上个世纪各大国家都流行的保安公司雇员……当然了,你查不到任何关于他们的身份信息。”

“那也就是说,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了?”

“那也不一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也应该至少接受了很多关于操纵我们的机器的训练。我们下一步的主要工作差不多就是调查他们取得那些运输机和识别码的途径。”

“那么,其他信息呢?比如说他们的老板?”

“他们会说么?虽然这次表面上看上去是我们胜了,可我们实际上什么便宜都没赚到……先前抓到的那个演说老头还是个傀儡,幕后至今还从未露过面……LIC越来越超出我们的想象了啊,我甚至开始觉得有趣了……不知道要是 Blood 老弟还活着的话会有何感想呢……”

“我们已经在网上看到相反的报道了,说 SDF-2 抢夺事件是联合军自导自演的闹剧啥的。”Mike 接过话头。

“嗯,是的,今天下午开始有的,他们的效率还算可以。不过现在来看还是我们这边的舆论占了上风,没什么可担心的。对了,你们现在不用操心这个,我这儿有个……目前看来还算是好消息吧。”

“什么?”

“该才从司令部来的消息,Terra 4 附近的STMC突然全都因为不明原因退却了。”

“不明原因的退却……这算是好消息么?”Stuart 皱起了眉头。

“目前在没有其他任何后续信息来的情况下,姑且就当它是好消息吧。”Neil 一耸肩,“不过从M3AISC放出的报告来称,这还是一次属于正常范围内的活动……当然对你们来说,意味着可以继续按照你们最初制定的计划表进行工作了。”

“是呢……我也有些吃惊……虽然之间经历了许多,有些甚至是难以置信的事件,但是都没影响到最初制定的计划,时间表仍然能够一步步地被执行下来,几乎没有任何变更……这可以说是我从军以来从未碰见过的情况……”Stuart 有些激动地说着,两只手都五指张开按在了桌子上。

“那么……你们下一步的工作是……”Mike 侧过头问道。

“本来按照下一步的计划,已经考虑到会有这样那样的变数,所以在 Oblivio 号从对 Neptune 4 的第一阶段初步探查归来之后,安排了足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供整理数据和准备下一次的出航,时间相当充裕。这样的话,我也希望进行一下休整,毕竟这几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船员们也需要调整一下。所以我打算让 Oblivio 在此停留3个星期,这样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调整我们的策略和为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作准备。”

“嗯,这样就挺好。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另外,毛氏的人呢?”

“他们还在研究那机体的残骸……不过社长明天就走,毕竟现在局面很迷离,她不能离开公司太久。”

“嗯,就这样吧……我得去好好地睡一觉了。”Neil 边说着边打了个哈欠。

“是,辛苦了。”

  

公元2037年8月11日,22:26。地球圈,联合军FSF SDF-3 Amplus 号上,联合军防务司令部,M3AISC。

中心里依旧是一片喧闹。

大屏幕上和众人面前的电脑屏幕再次响起了提示音。

“又怎么了?”有人不耐烦地问道。

这次是从Ze Balmary帝国国防部来的消息。

通告的内容是,就在刚才,隶属帝国监察军银河边境第6方面军的一支补给船队在与之前出现STMC的NGS32地域相邻的NGS31遭到小股STMC的突然袭击,全灭。

“哎,怎么会?它们不是刚走么?”一人盯着大屏幕,疑惑地说道。

有人骂了一句粗话,周围人也纷纷附和。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又要干活了。

  

公元2037年8月12日,08:47。Terra 4,Ameria 合众国,Lost Mountain,Moonrace独立部队及PSQF挖掘部队驻留基地。

“感谢这些天来社长女士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再次感谢。”Mike 和 Stuart 先后和琉握了手。

“也感谢您特地从 Terra 5 赶来协助我们的工作。”两人又同谅斗握了手。

一架白色的 Greyhound II 静静地停在停机坪上。流线型的机身比联合军的旧式超大型输送机更长,而且外形更漂亮。

琉和谅斗跟着人群向 Greyhound II 走去。

“我扔下这边的工作回去,真的没问题吗?”谅斗问琉。

“这里的的工作只需要收集数据,一般职员就可以做了。数据发回总部还可以进行详细的研究。现在反而是我们那里的事情更加令人担心。”

琉抬起手臂遮挡着早晨灿烂的阳光。

  

第九话

「Mutatio」

-异变-

-完-

  

名词解释:

M3AISC:STMC Movement Monitoring and Information Sharing Centre,宇宙怪兽集团动向监测及信息共享中心。

Greyhound II :RTSV-3 Greyhound II 快速运输穿梭载具。RTSV即Rapid Transport Shuttle Vehicle的缩写。

  评论这张
 
阅读(117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