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cus Initialis

よりよき未来へと紡ぐ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Sententiam non translatam, Devotionem non remuneratam, Amorem non completum, Animas non requiescentes canto. Omnes vivos exsecror.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剧集]《Turn E -Flounder in Chaos-》第三话  

2007-02-26 00:24:39|  分类: Turn 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点08分,整整20个钟头。”Neil 低下头望了望手表,“如果我们现在启程的话,估计到那儿也已经开始了吧。”

Neil 、Bert 和其他参谋们心照不宣地望了紧锁的门口一眼,那门外站着两个卫兵。

这间房间与其说是“休息室”,倒不如说是软禁室。过去整整二十个钟头内,PHAIC以“演习”的名义,将绝大多数PSQF舰队千里迢迢调到了一向是“净地”的 Terra 3 ,来玩根本没有什么战术意义的过家家游戏。PHAIC的算盘也很明显,既然瞒不过去,他们肯定会知道,那么就干脆直接地找个借口把他们调开。不过说是找借口,但这个伎俩还是太明显,以至于不能称之为“伎俩”。双方心里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就差没有捅破那最后一层纸了。

合着PHAIC这次也做得绝了点,除了调来PSQF的舰队,还把所有领导层全召到所谓的“观礼船”上,名义上是观摩演习,其实就是软禁了。当然,所有人的配枪都被没收了。

Neil 低下头来静静地看着暗红色的地毯。“只能用最后的也是最原始的手段了?”他终于抬起头来,向或坐或站的众人坏坏地微笑着。

看见他的坏笑,众人的心顿时都振奋起来。

“PSQF始终是要向自己人下手的部队么……”Neil 的坏笑依旧挂在嘴边。他带头走向了那扇紧闭着的门。  

“不好意思了,小兄弟。”一名参谋把被打晕的卫兵放下,拿走了他手里的突击步枪。

他们终于一路走到了格纳库。他们只不过是拿枪吓吓沿途的卫兵,对方就乖乖地退到一旁举枪站着了,很奇怪地没有人冲他们开枪。

“让他们去吧,反正他们现在走也来不及了。”有一位委员这么说道。

“到现在都不想把事情闹大吗!这次他们先扯破脸皮的!”另一个委员气急败坏地吼道。

“他们到那里的时候仪式已经结束了!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你难道想看到第二个 Blooddust 出现吗!” 

满载着军官的小型运输机冲出了格纳库,向PSQF舰队的锚地飞去。开始有 HMS-00A 跟上来,但是很快他们就飞回去了。

“为什么他们不向我们射击?”一人问。

“因为我们来不及了。”Neil 再次低下头看了看表。“现在是7点19分。我们要到那里,保守估计也得8个多小时,这还要取决于沿途的引力情况。只要STMC稍微搞点小动作我们就晚了。”

“那么我们还是要去吗?”

“当然要去,一定!”参谋长 Bert 抢着回答道。

  

公元2037年8月8日,7:25。Terra 3 圈,绕月轨道。PSQF旗舰CCBMG级 Alice Springs 号。

“坐标计算完毕。MCABS 出力全开。Fold 系统准备完了。”操作员回头看了看舰长,舰长又看了一眼 Neil 。

“好,全舰队,Fold 开始!”

 

Turn E

-Flounder in Chaos-

第三话

「Instauratio」

-轮回-

 

公元2037年8月8日,15:33。Solar 4 System,Neptune 4圈。

“前方的联合军舰队发来通讯,要求我们立即向他们靠拢!”操作员回头说道,“还命令我们不得提升战备等级,不得作出任何攻击举动!”

“这……这到底是要干什么!”航空管制官这回是完全懵了。

Stuart 紧抿着嘴唇。他的内心在进行激烈的斗争,现在到底要不要告诉这些 Moonrace 船员们真相。还有PSQF的舰队什么时候才能来?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走一步看一步,等这仪式完了的时候再说吧。

“好,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全舰超空间跳跃准备!”他这样说道。

“是。坐标计算开始,超空间跳跃机关准备。”

“坐标计算完了,跳跃机关准备OK!”

“全舰,跳跃开始!”

Oblivio 巨大的舰身淹没在耀眼的光芒中,瞬间变成了无数的亮线和亮点,然后眨眼间就消失了。

 

几乎同时,Neptune 4同步轨道上,Oblivio 又以同样的方式重新出现了。

“噢——!”联合军舰队旗舰舰桥上响起一片惊愕之声。

“他们居然会选择直接跳跃过来!”

“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跳跃机关吗!这种程度的跳跃精度!”

“这样我们的朋友会不会更加满意呢,我们的筹码又重了一些了!”

 

公元2037年8月8日,15:40。Solar 4 System,Neptune 4圈,Neptune 4同步轨道。

仪式被选定在一艘GTM级宽广的上甲板上进行。联合军的运输机和共联军的穿梭机分别停放在了两端。上甲板中部一座临时搭建的建筑物内正是灯火通明。

“他……他们是在和共联进行秘密谈判吗!”航空管制官惊愕道。

“看样子是了,不然也不用特地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操舵手咬着牙说。

“秘……秘密谈判!他们要谈什么!这是联合军方的作风吗!”舰长也开口了,他望着 Stuart 说道。

“而且,秘密谈判的话为什么不避开我们,反而要叫我们靠过来?”航空管制官也回头问道。

一直眉头紧锁的 Stuart 长出了一口气。他决心摊牌了。他对操作员说:“准备舰内广播。”

操作员按下了一个键,回头把耳麦递给了 Stuart 。

 

“这艘船上的人都请听着。”Stuart 清了清嗓子,开始了。

所有的人都放下手中的活,静静地听着广播里的声音。

“我是 Stuart Underwood ,联合军PSQF少佐。”

众人目目相觑,不知他为什么说这句废话。

“现在,正如你们所见,PHAIC和联合军方正在这片空域,与我们的敌人,共和联合进行不可告人的秘密谈判。”

众人无不惊讶,开始议论纷纷。

“而这艘船之所以被要求旁观这个所谓的仪式,是因为,他们正在拿这艘船,及 Terra 4 的黑历史作为筹码,与对方媾和!”

众人大惊,有人开始叫骂起来。

Millie 回头寻找 Crinis ,发现她正独自一人站在舷窗前,静静地望着外面,舷窗玻璃上映出她沉静而美丽的脸庞,仿佛广播里的一切和人们的喧闹与她无关似的。“这孩子,难道只关心她爸爸的事么?”Millie 这么想着。

“而PSQF早已得到这个情报。但是PHAIC为了防止PSQF插手这件事,已于昨天以演习的名义,将PSQF的舰队调到了 Terra 3 ,幸而现在他们已经设法脱身,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

“另外,PSQF也以‘Oblivio 调查组’的名义,将PSQF的人员安插在此舰上。我现在要告诉你们,所谓的‘Oblivio 调查组’正是为此而存在的。在这里我要向你们道歉,为了过去我们一直在欺骗你们。”

“好了,所有的事实我已经全部向你们坦白了。现在我唯一的希望是,我们能团结一致,共同面对我们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以上。”

 

Stuart 放下耳麦,喘了口气。他现在感到有些轻松了。但是抬头看见大屏幕上的谈判现场,他的心又被抽紧了。

“这……这是真的吗!”航空管制官整个身子扭转过来,冲 Stuart 问道。

“都到这种时候了,还有真的假的?难道你没看见眼前发生的一切吗?”操舵手说。

“Stuart 少佐……”舰长开口了,“既然事实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和本舰可以做什么,你就尽管开口吧,我们一定尽全力协助!”

“不,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这艘  Oblivio 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我也早接到命令,绝不能用这艘船去冒险。况且以这一舰之力,对抗双方的舰队……”

“那我们现在该干什么?”航空管制官又问道。

“只有等待了,等待PSQF的舰队能及时赶到……”

“什么!我们就只能干等着么!”

“够了!少佐心里现在比我们都焦急!再说你想干什么?单靠着这一艘船去送死吗!”操舵手教训他道。

舰桥里突然安静下来,一片诡异的气氛笼罩了每个人。

 

“防空警戒圈内出现机动兵器级反应!”之前一直沉默着的操作员突然喊道,打破了这尴尬的寂静。

“怎么回事?是 X 吗!”Stuart 脑中第一个闪出的念头就是这个,一股希望感无端地涌上他的心头。

“不是,没有任何重力异常反应……是凭空出现的!”

“凭空出现?你是说,从空气……不,真空里突然冒出来的?”航空管制官质疑道。

“有可能是隐形机,一开始没有被发现,等潜入进来以后……”操舵手说道,“不过,能在两方舰队众目睽睽的警戒之下潜入进来,那隐身技术一定……”

“机体型号可以确认么?”

“不能,数据库中没有任何匹配资料,是以前从没有见过的机体。”

“我们没见过不代表他们也没见过吧……”航空管制官又说道。

“联合军的 00A 已经起飞迎击了!”

众人屏息凝神,观看着大屏幕上的图像。

HMS-00A 一抬手,手中的 Dual Rifle 射出一道亮蓝色的光束,直冲谜之机体而去。就在即将击中目标时,那台机体周围突然生成一种淡紫色的结晶状立场,将MEGA Beam弹开了。

“Crystal Field?!”

“是帝国监察军的机体?他们怎么会在这儿!他们也知道这事了?!”航空管制官猛地回过头,问道。

Stuart 茫然地摇了摇头,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大屏幕。“不会啊!他们怎么会知道的?难不成是间谍的通报?”联合军中的帝国间谍确实也是屡见不鲜了。

“不过单凭一机突入敌阵……真是有胆色啊!”操舵手突然这样感慨道。

“目标无视 00A 的截击,持续向仪式现场移动中!”

“没有任何外观可见的推进器……难道是使用那种动力的吗?”操舵手又说道。

“‘那种动力’?”航空管制官不解地问。

“量子波动引擎……这不是帝国监察军常用的动力么?”操舵手鄙夷道。

“共联军也出动机动兵器了!”

“那么多还挡不住一机么……”Stuart 喃喃道。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航空管制官突然靠在椅背上笑道。

 

谜之机体似乎对向它猛烈招呼过来的火力视而不见,不停地做着机动,向正在进行仪式的GTM级扑去。在GTM级右舷侧上方,它停住了,从后腰裙甲上取下一把很大的“工”字形有很明显上下两管的枪来,对准了仪式的进行地,GTM级上表面的临时建物。一台 HMS-00A 从背后挥着光剑冲来,可是它极灵巧地闪开了。

那把大枪上面的炮口开始闪出耀眼的亮光。

瞬间,一道亮黄色的光柱直冲目标而去。充当仪式现场的临时建物被击中了。但那道光束并没有停止,它一直沿着上甲板表面向上扫去,直到末端的舰桥。于是整个GTM级硕大舰身的上表面,笼罩在了火光中。

“GTM级击沉确认!”

几乎与此同时,大屏幕上跳出了如下的信息:

攻击模式:中性粒子流  检测到米氏粒子残留

I-Field Barrier 防御 可

“MEGA粒子束?!”所有人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I-Field Barrier的范围内进行射击……使防御无效化么 !”操舵员喊道。

“这个银河中使用米氏物理学兵器的除了我们就只有……”舰长突然喃道。

每个人都感到一股莫名的彻骨的寒意直从脚底传上来。

 

谜之机动兵器并没有停止它的攻击,他的炮口一转,对准了GTM级后方的联合军舰队旗舰。这次换作了下面的炮口,一长串光点从下面的炮口中喷射出来,同时它的右手轻轻地绕轴旋转着,原本笔直射出的弹丸的弹道变成了优美的螺旋形。

攻击模式:实体弹头

那艘CCBMG级的舰桥被打成了惨不忍睹的蜂窝状。

“这回又是Rail Gun?为了穿过 I-Field Barrier?!而且还故意转动手腕加大火力散布面!”

“光束、实弹武器都有……简直是和 00 的Dual Rifle一样的全才啊!”

“啊!探测到重力异常反应!Gate正在形成!”

“他们想溜了么?”

那台谜之机体也回过头来,看着准备撤退的共联舰队。共联的机动兵器们开始朝它猛烈地射击。它依旧是无视猛烈的炮火。它张开了双臂,那把大枪飘浮在它前方的空中。

“它又想玩什么?”

谜之机体两肩后方的枝状物尖端开始放出电弧样的火光,连结在了枪上。

“你……你们看它的身体!”操作员突然尖叫道。

“啊?!”

谜之机体的身体正在逐渐变淡,最后变成了一个透明的轮廓,几乎分辨不出了。

“探……探测到重力异常反应!在未知机动兵器的位置上!”

话音刚落,枪口的空间扭曲了,但只是极短的一刹那,没有人注意到。所有人都被随后那射出的极耀眼的巨大的光芒惊呆了。

极其耀眼的极粗大的白色光柱,扫过了正准备撤退的共联舰队。

攻击模式:未知      探测到重力异常      检测到恒星物质残留

 

“共联……舰队…………全灭!!”操作员又小声说道,“怎么可能……!”

“引力兵器吗……?!但……但这‘恒星物质’是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既是引力兵器又能射出恒星物质……?”

“难不成是……”

“……白洞炮……”

众人脸色煞白,一时都呆立在原地,不知该干什么好。

那台机体恢复了原状。它转过身来,一下就到了 Oblivio 面前。

“好快!”操作员惊呼道。

所有人一时都傻了,没有人说话,只是用眼睛定定地望着那部机体。

那部机体停在那里,静静地看了 Oblivio 一眼,两肩后的6支枝状物再次闪亮起来。只见它的躯体开始渐渐变淡,变成了一个透明的轮廓,最后完全消失了。而6支枝状物的尖端也达到了最大亮度,成了6个光球。

然后,那6个光球也消失了。

空间再次回到了亘古不变的宁静。背后的Neptune 4优雅地旋转着,释放着蓝色的气氛。

                                     

“探测到大规模Defold反应!”又是操作员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Stuart 这才回过神来。“他们……终于来了吗?”

伴随着一大片刺眼的电弧光斑,PSQF舰队Defold了出来。

而一边的联合军舰队也方回过神来,一见形势不妙,慌乱地Fold走了。

“这里是 Ayers ,Whaler 请回答,重复,这里是 Ayers ,Whaler 请回答。”

“这里是 Whaler ,请讲。”

屏幕上出现了 Neil 的头像。“Underwood 少佐,发生什么事了?仪式结束了?”

“不……看样子是失败了,这个……发生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具体等看完录像再说吧。”

                                     

公元2037年8月8日,15:51。地球圈,L4 Halo轨道上。

Colony港内,SDF-3舰上,生活区,机师宿舍,Blood 1房间内。

桌前的女子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这……这种感觉……”

她茫然地站起来,环视四周,可是周围和往常一样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退后两步,坐在了床上。像个无助的小女孩那样,屈起了双腿,用双臂紧紧地把自己裹起来。

“不……不会错的……这种感觉……”

她保持着这个姿势足足有5分钟。然后她重新站起来,来到桌前,拿起了电话。

 

同时。SDF-4舰上, 联合军第一机动教导大队驻地,队长室。

Christian 出神地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个过去曾经非常熟悉的号码,最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Christ ……是我……”

“我当然知道是你。今天是怎么了,又喊起我的名字来了。”

Freya 此刻却没有心情和他绕:“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

“感觉到什么?”

“别装了,我知道你也感觉到了,一定。”Freya 今天是真的没有心情和他争。

“好吧,我刚才是感觉有点不对劲,我还以为是你。”Chrisitian 也严肃起来。

“这种感觉……不会错的……是他……就是他……18年来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我还是不相信。人死不能复生……况且这玩意儿,但现在都没有……”

“可是我相信!就是他!他回来了!不会错的!”

“你光说不会错的有什么用?你说他回来了有什么证据?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突然觉得这话有些不太恰当,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是一时又找不到别的话,于是电话两头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你来吧,我想见你。现在。”最后她说。

她挂上电话,再次环视四周。明亮而柔和的灯光照射下,房间里一如既往地干净而整洁。

可是她却莫名地感到一股寒意,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间房间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她想到,于是弯下身来把电脑上的东西复制了下,出了门。

出门的一刹那,她回头看了一眼门边写着“Blood 1”的标牌。

 

小型联络艇上。

空荡荡的舱内只有 Christian 一个人。他靠在舱壁上,呆呆地望着舱顶出神。

 

“Freya 你……!”

“我叫你站住!你如果再往前一步的话,我就开枪了!我是认真的!”Freya 的机体举起了 Dual Rifle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 Christian 的机体。

“可……可是大佐他死了啊!你……”

“Blood 大佐也说过吧,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如果你今天敢走,我就以叛乱罪名处决你!”

“你……”

 

Christian 低下头叹了口气,他摇摇头,努力把刚才的场景从脑中挥去。“我怎么又想起这个来了……”

联络艇在SDF-3上着舰了。

  

在走廊开头的地方,Christian 远远地就看见 Freya 站在门口等他。 等他走近,她转过身去,走进了办公室。Christian 跟了进去。

“好久不见了啊,Wolseley 少佐。”Christian 淡淡地说,“怎么不待在自己房间里了?害怕那人的气味吗。”

Freya 皱了下眉头。“今天到现在为止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么?”

“不知道,昨天听说PSQF去 Terra 3 演习了。不过自从那时以后,我就和PSQF彻底断绝关系了。”Christian 冷冷地说道。

Freya 听出了他口气中的敌意,但是她继续道:“那么你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的……可是去 Terra 3 干什么?不是很可疑么?”

“我怎么知道!你那么想查证的话你自己去打听好了,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可是我……”Freya 的眼中开始有东西闪动。

这回换作 Christian 皱眉了。“我现在只关心教导队的工作。你既然坚持的话,我也没法帮你。”他说。

“你……你真的不关心吗?”

“你是在害怕面对大佐吧。”

“……”

“至于我,我反正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大佐的事。再说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的话,我只听上级的命令行事。”

“……”Freya 似乎要哭出来了。

Christian 没有理会她,转过身朝门口走去。“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小伙子们还等着我呢。”

Freya 追了出去,对着 Christian 的背影喊道:“你还是……还是在恨我吗!你真的永远不会原谅我了吗!”

Christian 停下脚步,侧过脸对她说道:“ Wolseley 少佐,这个世界上,会喊你‘Freya’的人,已经一个都不在了。”说完继续朝前顾自走去了。

Freya 终于忍不住了。她冲 Christian 远去的的背影嚎啕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按大佐的话来说,这就是你自己选择的宿命啊……”Christian 喃喃道。但是他已经走远,不知道 Freya 是否听见了。

 

Crinis 感到自己正坐在什么汽车的左后座里。车子正在路上颠簸。自己正一手支在窗框上,托着下巴向外看。

“这是……梦么……”

三辆 Humvee 在满是残砖断瓦的街区上驶过,扬起一大片尘土。

街边的行人开始渐渐多起来。他们无一例外向车队投来愤怒的眼光。然后她听见有人在叫喊:“统合军滚回去!”“我们不需要什么狗屁统合政府!”

接着就有人开始用石块向车子掷来。

这时,自己看见路边有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也学着大人的样子,拿起了石块,狠狠地冲车子扔了过来。她甚至可以看见小女孩清澈纯真的眼睛里,也仿佛要喷出愤怒的火焰来。

“啪!”的一下,石块正砸在面前的车窗玻璃上。Crinis 吓了一跳,但梦中那个自己的身体却对此毫无反应,仍旧保持着托着下巴的姿势望着车窗外。

“喂,Ken 。”她感到有人在她肩头拍了一下。“你在想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她听见自己回过头来回答道,“我有什么可以想的……望望风景罢了。”

她看见边上坐着的人有一张年轻而帅气的脸,还有金色波浪的长发。

“他叫我 Ken ?难道说我又梦见我爸爸了……”

她心里这么想着,那个身体又回过头去看窗外了。

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从边上的路里拐进来,和车队并行。

而自己正紧紧地盯着那人看。

自己突然跳起来,猛拍着前面的驾驶员叫道:“快开!”

“怎么了?”驾驶员被吓了一跳。

“快逃!自杀式炸弹!”

驾驶员又被吓了一下,猛地踩下了油门。Crinis 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向后甩了出去,撞在了椅背上。

那个骑车人松开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闪光,巨响。

她又觉得自己被狠狠地抛了起来,头顶在了车顶上,随即又摔落下来,脸撞在前面驾驶员的椅背上,幸好下面就是座位,她抓住前面的椅子,稳定了下来。

“停……快停车!”

“干……干什么!你不是叫我逃吗!”

“逃你个头啊!炸都炸过了!你想扔下自己人不管么!”

于是又是一个急刹车。她感到自己的脸深深陷在前排座位的椅背里了。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打开了车门,下了车。扑面而来一股刺鼻的火药味。

原本的道路上已经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大坑。一辆 Humvee 啃在路边的残骸里。一侧车体已经完全变形,整个向内凹陷。整部车只剩下原来的一半大小。

“别看了,炸成这样肯定没救了。看看后面那部去。”刚才坐在自己边上的那人也下了车。

绕过大坑,第三辆 Humvee 就停在坑后面,看样子好歹刹住了没冲进去。车前部也是严重变形,挡风玻璃全碎了,皱巴巴的引擎盖下冒出阵阵水气。

Crinis 感觉到自己冲上去开车子的左前门,可是车门已经变形了,怎么拉也拉不开。探头朝里一望,驾驶员瘫在座位上,脸上全是血,不知是死是活。于是又到后面,开左后门。

左后门打开了,自己将里面的人拖了出来,那人也是满脸是血。

“喂,你怎么样?!”

那人张开了眼,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没事……”而且用手撑住车子,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刚站起来,便不支地倒了下去。

“喂,醒醒,醒醒啊!”自己扭头呼唤着另一个人,“Iggy !Iggy !”

被呼唤的那人也打开了右后门,正把车里的人往外拖。他向这边望了一眼,说道:“你那个不行了,快来这边帮我!”

可是这时 Crinis 却醒了。她支撑着抬起头来看床头上的钟,才1点33分。

于是她翻了个身,又沉沉地睡去。

 

第三话

「Instauratio」

-轮回-

-完-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