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cus Initialis

よりよき未来へと紡ぐ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Sententiam non translatam, Devotionem non remuneratam, Amorem non completum, Animas non requiescentes canto. Omnes vivos exsecror.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剧集]《Turn E -Collapse of the Empire-》第十二话  

2008-05-24 20:17:45|  分类: Turn 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也听见那个声音了?”

“是的……好像一直在叫着什么回去,回去的……最后好像还说到什么要开始新的……新的轮回?可能之类的吧……”

“你是说,它们在呼唤0号?这真是……”

“……嗯。从她的行动来看,似乎只能这么认为了……可是最后她为什么又放弃了……”

“这么说来也太匪夷所思了……0号一般被认为是胆小的Balmar人制作的试作品,或者说未完成品……并且在测试中也没有表现出期望的特性,因此作为鸡肋般的存在而放弃了……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我们还是留了个心眼,没有完全放弃,而是想在完全自由自主的条件下观察一下0号的成长……我们本来以为1号背叛后的行动已经够意外的了,却没想到居然还会有如此惊人的事情……”

“是的……哪怕是在自由的情况下,0都没有表现出被期望的特性,但是现在却意外地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从来没有能够想象到……”

“嗯……为了测试0号的真正实力,我们已经付出了3号的代价……在我们都已经接近放弃的这个时候,上头已经十分不满了……虽然那不是0号直接所为……不过真是打死我都想不出她居然会和STMC扯上关系啊……而且1号对此也完全没有反应是么?也没有来救她?”

“是的,1号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可恶的Balmar人,他们都干了些什么?还是说……0号真正的意义……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得多?现在的情势不得不逼迫我们开始设想这方面的可能性了。”

“是的,我也在怀疑……只是想要得到量产型的那个的话……根本没有必要用其他人的遗传数据进行整合啊。”

“况且,这个计划中的量产型的素体,还是一个没有被确认的模棱两可的监测对象……真是,可恶的Balmar人到底在想什么!也许这件事从头到尾我们都想得太简单了,我早就知道事情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可是我们现在在Balmar那边的工作员也不能得到任何的情报,他们对这个计划似乎比我们放弃得还彻底,真是捡到了不得了的乱摊子啊!可恶,上头从一开始就只想着如何尽快地把这个计划实用化,0号的研究根本就没有进行下去,从1号开始就直接推行量产计划了,产品也是问题不断……依我看,要不是0号当时已经是成形的胎儿了,才不得不把她养大,不然上头可能从一开始就会直接利用数据制造1号……”

“……我想……也是……这样的。”

“……呃……可恶!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这家伙!”

“对……对不起……”

“哼。你现在的任务,还是继续监视0号的行动……并且……并且因为这次的事件,0号的保全工作也变得十分棘手了……虽然我也很好奇0号和STMC接触的后果是什么,但是想也不用想绝对不会有什么对我们有利的事发生吧!所以现在……你和那群也在保护她的野蛮人的目标似乎暂时一样了呢。”

“是……是的……那么我只要继续监视就行了么?”

“嗯,继续执行平时的任务。另外,如果再发生什么类似的事情,那群野蛮人无法保护她的时候,立刻给我们发信,我们也会负责保证0号的安全的。”

“……是……”

“自从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后,上头也开始重新对0号重视起来了呢……想必不久之后新的测试就又会开始了吧……”

“……”

 

Turn E

-Collapse of the Empire-

第十二话

「Lamentatio」

-恸哭-

 

公元2037年8月14日,19:23。Solar 4 System,Oort Cloud,Solar 4 System 临时最终防卫圈。

 Oblivio 舰上。

医务室外。

门打开了,Crinis 走了出来。

“没事吧?!”一直等候在外面的 Millie 赶忙迎上去,关切地问道。

“没事,什么伤都没有,躺着睡了一觉。”Crinis 面无表情地说着,捋了捋头发。

“那可太好了……”Millie 突然像感觉到什么似的转过头,看见了 Stuart 正面无表情地向这里走来。表情复杂的 Nicol 跟在他身后。

Crinis 一抬头看见的就是 Stuart 铁青的面孔。

“Crinis Adamo 曹长,监禁一周!”Stuart 咬咬牙,终于赶在 Crinis 路过他之前说出了这句话。

“哦,是么。”Crinis 依旧是面无表情,甚至连任何可见的情绪波动都没有。

“!”Millie 却被这一突如其来的事惊得竟说不出话来。

“一……一周?!等等少佐,不至于这么严重吧……”虽然 Nicol 已经知道会发生,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也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

“不严重吗?公然违抗上级的命令,而且是在战时!没有上军事法庭已经是很宽大的处理了!”Stuart 逼着自己严厉起来。

Nicol 也被 Stuart 突然的严厉吓倒了,没有再敢说下去。他转向 Crinis :“那我陪你一起回房间吧……”

“执行场所不是个人的房间!我已经说了是监禁,不是禁闭!今天的晚饭就让她在牢房里吃吧!”Stuart 继续保持着严厉的语调。

“监……监禁?!怎么会……”

“少佐!Underwood少佐!”Millie 也跑到 Stuart 面前,“她毕竟还只是个……”

“只是什么,North 少尉?Adamo 曹长既然是军人,那么就必须服从命令!没有任何借口!”

“哦,那么我回去拿点东西。”Crinis 还是那副冷到令人恐怖的表情,头也不回地走了。

Millie 赶忙向她的背影追去。

Nicol 犹豫了几秒钟,终究还是没有追上去。

他回过头去看着 Stuart ,Stuart 也是满脸复杂的表情。于是他试图换个话题:“少佐,基地的情况如何了?联系上了么?”

“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不过我们一跳跃他们就部署了反应弹,宇宙怪兽也被消灭了。况且,我们的船也还留在那里,没问题的。”Stuart 几乎没有作任何犹豫,立即回答道。

“啊……那么我们跳跃到Oort Cloud干什么呢?今后我们要做什么?”

“跳跃到Oort Cloud只是临时的一个规避行动罢了。因为这里是对STMC部队设置的临时最终防卫圈,万一再发生什么情况的话也可以马上得到援护。”

“最终防卫圈……这个最终防卫圈现在也完全没有意义了吧。”Nicol 苦笑道。

“也不能那么说。毕竟这次发生的是超出常理的事件……因为这个,对STMC部队现在可是焦头烂额呢。我们也不会一直待在Oort Cloud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明天就返回EKB,继续我们的工作。”

“继续……工作么。”

Stuart 看着 Nicol 没有任何怀疑相信他的话的样子,心里稍稍放宽了一些。

 

“基地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反应弹是不会阻碍通讯的吧!可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呢!”屏幕上的 Stuart 焦急地冲着 Neil 喊道。

“这种事……瞒着你也没有意义吧……”Neil 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说……难道……难道?!不可能吧!不是我们一走就部署了反应弹没错么!”

“确实是你们一跳跃走,Santos 号就向 STMC·AAC 部署了反应弹,但是……同时对方也开始了行动……反应弹是命中了目标没错……可是……敌人已经向基地发动了自杀式的攻击……”

“自杀式攻击?!难道是……直接冲撞?!”

Neil 无声地点了点头。

“那么……那么基地的情况呢?基地的情况现在怎样了?!敌人……敌人在撞到基地之前就应该已经被反应弹烧毁了吧……是吧……”Stuart 话一出口,便也觉得这仅仅是无用的自我安慰罢了。即使 STMC·AAC 在空中已经被反应弹拦截,其所剩余的质量对基地造成的冲击也将是毁灭性的。更何况如果反应弹在低空爆炸的话,即使是调到最小当量也……

“以目视确认的话……已经完全永久失能了吧……”Neil 使用了非常公式化的描述语言,但是显然难以掩饰真实的惨状。

“怎么会……那么……那么 Mike 呢?Mike 怎么样了?管制室是在地下掩体里的吧?应该会没事的吧!”Stuart 依旧明白这还是自我安慰,但他不愿意放弃这最后的希望。

Neil 缓缓地摇了摇头。

他把屏幕切换到飞碟在空中拍到的画面。基地所在的位置已经变成了巨大的冲击坑。被反应弹烧毁的 STMC·AAC 的残骸恐怖地插在冲击坑的中央,高高耸立着,宛如一件巨大的雕塑,又仿佛正在嘲笑人类的渺小一般。

“那种冲击的话……即使…………”

他没有再说下去。

屏幕上的 Stuart 哽咽了。

过了一会儿,等 Stuart 稍微平静下来一点之后,他又说道:“Stuart ,至于这件事会不会对其他人的工作造成影响,要不要立即公布,你自行决定吧。”说完这句话,他觉得自己把一个残酷的抉择抛给了对方,愧疚地转过了脸去。

“好……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另外……”Stuart 突然抬起了头,“关于 Crinis ……大小姐的事……”

“嗯?”

“我想问你……究竟是出于什么,使得她对我们来说这么重要?!仅仅是因为她是某个人不确定的女儿吗?!”

“Stuart ……”

“你之前说为了她甚至可以放弃这 Oblivio 的时候我就在想……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惜生命的代价去保护她!为什么!有没有什么理由被隐瞒了!事到如今……到 Mike 已经牺牲了的现在,我无论如何想知道!Fleetwood 大佐!”

“不……我想你误会了,Stuart 。在今天的这件事发生之前……对于 Crinis的保护,可以说,也仅仅是出于我们……不,我个人的愿望……希望你能原谅……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内幕,关于她的事,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

“事到如今,我也并不想追究当初作出这样的决定的责任了,我只想知道,以后我们该怎么办?仍旧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她么?保护一个模样看起来像普通的少女,实际上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怎么能这么说呢 Stuart ……她的检验报告我们都是亲眼看过的,她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对不起……我说了过分的话了……对不起……但是我之前就意识到了,她是那么的不同寻常,她会给我们带来危险。”

“好吧 Stuart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Mike 的事情我也很难过……我也会深刻的检讨在关于 Crinis 一事上我的过失的……但是现在……”

“是的,我就是要问现在,还有以后,我们该怎么办?”

“今天的事你也亲眼目睹了……STMC来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找她……虽然最后没有成功。它们这次的行为已经完全超越我们以往对它们的了解了……单体大气圈内Warp Out……如此小尺度上的智能行动……STMC实在远比我们想象的深不可测啊……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和她有什么关系,STMC到底想做什么……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一旦STMC的目的达成的话,对我们绝对不会有好处!”

“……虽然也不愿意那样想,但是从逻辑上分析确实是这样没错。”

“所以……不管愿意不愿意,现在我们不得不保护好她了……为了全人类,为了PCU。”

 

关闭了通讯,Neil 瘫倒在座椅上。他始终都觉得对 Stuart 还是太愧疚了。

但是他现在还没有时间为 Mike 的阵亡而悲伤。

“Stuart 老弟……我实在是不忍心再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你啊……”他静静地望着屏幕上显示的那个文件。

 

STMC动向紧急通知

密级:O-8

重要度:最高

转发:立即

来自:M3AISC

2037-08-14 13:59

2037年8月14日13:55,接Ze Balmary帝国国防部通告,于8月12日23:40在IOS31宙域探测到STMC超大规模Warp Out活动(M3AISC附注:约距Balmar本星系23600 AU处)。敌集团视直径约74 AU,其中战舰级以上估计数量在1.2亿头以上。现正以98.9%光速向Balmar本星系移动。

 

“帝国中央近卫军……想必已经是全员出动了吧……不过那样也还不够呢……”Neil 倒在椅子上,看着屏幕自言自语地喃喃着。

 

公元2037年8月14日,20:12。Solar 4 System,Oort Cloud,Solar 4 System 临时最终防卫圈。

Oblivio 舰上。

监室内。

黑暗的监室内,除了一角的个人卫生设施和一张板床外,就别无它物了。

吃完的饭盒还没有人来收,随意地丢在一边。

Crinis 盘着一条腿坐在床上,一只手抓着额前的头发。

现在这里很安静,只有她一个人——如果暂且不去管监视器屏幕后面那双眼睛的话。

黑暗而寂静,阴冷而狭小的空间。如果谁有幽闭恐惧症,或者仅仅是不喜欢黑暗的话,这里绝对不会是令人舒服的场所。

但是现在,在这黑暗而寂静,阴冷而狭小的空间中,Crinis 却莫名地感到一种舒服的感觉。

从寂静黑暗阴冷的空间中感觉到的,却是温暖,安全,仿佛在爱人的怀抱中一样。

“宇宙就是这样黑暗、安静而冰冷的呀……充满危险的宇宙……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却会感到这份温暖,和安全呢……”

今天从早上开始的那种令人心悸的感觉,之前似乎一直都还残留在胸中。但是现在在这样的环境中时,却完全释然了。

“难道这是……他喜欢的空间吗?”

如此安静的环境,是一个可以给她独自一人好好想想的空间了。

她开始回想起下午和STMC接触时候的场景来,想起记忆中的那个声音,想起那些记忆的片断。

可是一片模糊。

仿佛笼罩着一层厚厚的白雾一般,总是触摸不到真相。

“这些记忆……这些记忆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过……为什么……为什么……”

她拼命地想去回忆,可是她越努力回想,记忆就越模糊。仿佛她越是伸出手去够某样东西,那样东西却离她越远一样。

越来越多模糊的记忆残片不断随着她的回忆被唤醒出来,可是它们之间找不到任何的联系,越积越多。

她发现她无法回忆起哪怕一件完整的事,有的只有残破的,模糊的片断。

不过,最重要的是,她发现这些回忆,和她对之前自己生活的记忆,包括从那个地方逃跑,仿佛却是来自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它们是那么久远,以至于,几乎是在她出生之前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些记忆……这些记忆……和那个声音……究竟是……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扯着自己的头发。

可是记忆只是越来越乱。

而在这些混乱的记忆的残片中残留下来的,却有一种感觉,随着残片的增多而愈发清晰起来了。

Crinis 低下头,看着静静卧在自己手中的项链。

“这种感觉……是他吗……为什么……为什么我能想起来的记忆,却处处残留着他的感觉……”

她从床上歪倒下来,坐在地上,静静地握着手中的项链。

“今天差点被STMC夺走的……我从STMC那里保护的……究竟是什么……”

但是,她觉得,不管怎样,那都是对自己十分重要的一样东西——至少,对记忆中的那个自己是这样的。

她的头顶在墙上。泪水不知怎的又不自觉地流淌了出来,肆意地滴在地板上,和下午的那个时候一样。

“为什么……我会哭呢……我……现在的我又是谁……”

手,仿佛像是要握住流逝的水一样,把那项链握得愈发得紧了。

 

“Criny ……!”看到屏幕上监室里的 Crinis 瘫倒在地,Nicol 再也坐不住了。

他几乎是冲到监室门口,敲打着牢门:“Criny !Criny 你没事吧!”

听见了门上的响声,Crinis 爬了起来,擦了擦泪眼,重新端坐回了床上去。

Nicol 突然想到自己其实有开门的权限,于是像傻子一样畏畏缩缩地摸到门边的控制面板,颤抖着输入了密码。

门安静地向一侧滑开。他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Criny !”

可是少女已经恢复了惯常的面无表情,端坐在板床上了。

“啊……Criny ,你不要紧吧?”

门口射进来的光,投在少女的剪影上,照亮了她一侧的身体,竟显出一种不知名的艺术般的感觉,总之,是很好的感觉。

Nicol 看着半处于黑暗中的美丽少女,一时竟呆住了。

“要紧……指的是什么事?”

沉默的少女开口了。

“啊!……啊……没什么……没事就好,没事就好……”Nicol 竟然被她突然的开口惊到了,语气都颤抖起来。

虽然之前对她无论有着如何种种的疑虑甚至忌惮,但是一看到少女美丽的身影,一切对她的非善意的感觉就全抛诸脑后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始终无法在她面前……”

“啊?Nicol 你在啊?”

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外响起。

Millie 走了进来。她看见地上吃得精光的饭盒,原来还悬着的心登时放了下来。甚至可以说,有些出乎意料的惊喜呢。

“啊啊,没什么事,我也只是来看看 Criny 妹妹吃饱了没有,那我先走了,哈哈……”Nicol 摸着头,向门外退去。

“别忘了把那空饭盒拿走。”床上的少女冲地下的空饭盒努了努嘴。

“啊!是是是!”Nicol 弯下身拾起饭盒,傻笑着走了。

Millie 看见他花痴的样子,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没想到你被关在牢房里,还是这么精神呢!”

“啊……其实无论是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吧。”

“那个,Criny ……” Millie 坐到了她的身边,“其实……Stuart 少佐本来也不想这样的……他实在是在火头上……不要看他表面上那么凶,其实还是在关心你的……不然也不会允许我们这样地跑来看你……我们已经跟他说过了,在这里呆两天就还是回到你个人的房间去……毕竟这里……”Millie 扫视了一下黑暗的监室,可是她暂时还没有适应这里黑暗的环境,从黑暗中看不到任何东西。

“啊,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嘛,哪里都一样,无所谓的。”

“但是 Crinis 你自己,”Millie 坐正了,又严肃起来,“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一个人跑出去……居然做出那样的事来……太危险了……”

“对……对不起,可是我……”

“还有你平时也是……不是我说你,你真的有些太我行我素了……这里毕竟还是在军队里……你不能把别人对你的照顾当成是纵容啊……”

“……”Crinis 没有再说话。

Millie 叹了一口气,也许是认为现在还不是说这种话的时机,于是又放缓语气问道:“那个,你还需要什么东西吗?要的话尽管说,我替你去拿……这里什么都没有,整天睡觉的话也会无聊的……”

“谢谢,不用了……”Crinis 随口回答道。

但是她立即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抬起了头,嘴也半张开来。

“嗯?想起什么东西了吗?”

“是……是的……我的那个……”Crinis 把头转向 Millie ,眼里透出从未有过的光芒,仿佛是在强烈期待着什么一样。她的这种表情令 Millie 也很吃惊。

“对,在我的那个箱子里……”

“嗯,是 Criny 的行李箱么?”Millie 脑中浮现出 Crinis 房间里一角放着的那个已经过时了的灰头土脸的箱子。

“是的……在那里面……衣服……是大衣……黑色的大衣……”

“嗯,大衣么?这里是有些冷啊……其实拿我的大衣给你也可以……”

但是 Millie 看见 Crinis 那期待的眼神,马上改口道:“是黑色的大衣么?好,没问题,我马上就去帮你拿。”

Millie 走出监室来。

“无论她做过什么事……被别人如何看待……但其实……其实 Crinis 她内心一直是个好女孩啊……”

 

公元2037年8月14日,20:23。Solar 4 System,Oort Cloud,Solar 4 System 临时最终防卫圈。

Oblivio 舰上。

生活区。机师宿舍。

Millie 在路过 Gwendolyn 房间门口的时候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叫上 Gwendolyn。

她走进了 Crinis 的房间。

干净,整洁,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物。

如果不加以说明的话,没有人会以为这是一个正值花季的女孩子的个室。

虽然她并不是第一次来这房间,但是这里总是透着一股神秘感,吸引着她。

总觉得这干净的空无一物的表象下面,隐藏着很多秘密。

“啊啦啊啦,偷窥别人隐私是不道德的呢。”她笑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头。

然后她转向了床头墙角边的那个大箱子。

灰头土脸的行李箱,光是从外表看边角已经有很多磨损了。即使没有这些磨损,也应该是极老旧的式样,与周围的环境有着很大的违和感。

“这个箱子,Criny 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呢……光是看着它,就觉得时光倒退了好几十,不,说不定上百年了呢……”Millie 在箱子前蹲了下来。

她的手抚上了箱子前的金属扣。这个金属扣不光样子很古朴雅致,再加上因为时间久了的缘故,被磨得非常光滑,手感也很不错。

Millie 这时才注意到,其实这箱子的镶边上也有细小的花纹装饰,但是已经被磨得快看不出了。

“这个箱子……说不定也有些来头呢……”

她打开了箱子。

出乎她意料的,箱子里空荡荡的,并没有多少东西,比起她原来想象的“塞满了秘密宝物”显然有很大差距。

“黑色的大衣……黑色的大衣在哪里呢?”

她探出头向箱子里望去。

可是还没看见大衣,首先吸引了她眼球的是角落里一只木匣子。

“嘿呀呀……Criny 你的秘密可要被我看光了哟……”她兴奋地伸出手拿出了那个盒子。

“啊啦,好重呀……”Millie 注意到,这个匣子是由厚实的实木所制,“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宝箱了么?”

木匣子四周都雕着精美的花纹,和箱子似乎是同一种风格,同一个年代的东西,但是大概是保存得好的缘故,表面依旧非常光鲜。

Millie 的心怦怦跳着,做贼心虚般地打开了那个匣子,仿佛 Crinis 随时都会回来一样。

“啊!”

Millie 差点把那个匣子摔到地上。

她真的看到宝物了。

很多的首饰。很漂亮的首饰。从来没见过的样式。

并且看起来一样廉价货都没有,连单纯的金银都极少,全部是货真价实的宝石和钻石。

宝石的发簪,宝石的耳坠,宝石的项链……

“真的假的啊……这是……Crinis 的首饰盒?!太夸张了吧……”Millie 的眼睛都直了,甚至有种嫉妒的感觉油然而生了。

“完……完全看不出来呢……那么素面朝天的女孩……最多挂了有一颗小得几乎看不见的钻石的项链……居然,居然还藏着这么奢华的首饰盒……难道是……母亲的遗物?这样解释虽然比较合理……但那就说明 Criny 的母亲也是不得了的人物呢……”

但是,现在没有时间给她慢慢欣赏。

Millie 对匣子里放着异彩的各色首饰投去最后嫉妒的一瞥,恋恋不舍地合上了它。

然后她又向箱子里探去。

在箱子的底部她果然发现了一叠暗色的衣物。

“啊……黑色的大衣,指的就是这个吧?”

她伸出手去,摸出了一件来。

Millie 没料到那黑乎乎的衣服材质如此的轻薄并且光滑,一时手指头没捏住,原本叠得很整齐的衣服如流水一般倾泻下来,滑落在了地上。

她把整件衣服拎了起来。

“好大……!”

那是一件全黑色的大衣,有类似西服那样的大翻驳领。没有扣子,腰间有一条带子作束缚用。两侧的衣襟上各有一个插手的口袋。整件衣服都非常简练干净,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性结构。

只是在衣服的两侧下摆,有非常暗的玫红色线绣的花纹,如果不是凑近了看的话,是很难发现的。

“这衣服倒是非常符合 Criny 的个性呢……”

Millie 把衣服一甩,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啊,真的好大!”

她的两只手向前平伸出去,居然还够不到袖口。大衣的下摆也是几乎要垂到小腿肚以下。

“这也是……她母亲的遗物么?”

Millie 用手抚着衣服的材质。那是她从来未见过的布料,又轻,又薄,而且十分结实,摸上去光滑极了,使得如此大的大衣穿在身上也没有任何的厚重感,非常舒服。

“这是用什么布料做的啊……质地这么好,从来没见过呢……买的话价钱肯定很吓人吧……啊啊啊,Criny 也真是的,有这么夸张的首饰和这么好的衣服,却从来也没拿出来过……”

她又趴回箱子边去,看看还有什么东西。

箱子的底下还躺着一件差不多同样的衣服。

Millie 也伸手把它拿了出来,抖开。

大体上和先前那件一样,只不过领子的形状和下摆上的花纹有些区别。

“一样的啊……”

她把那衣服转了过来。

“啊,这是?!”

这件衣服的背后,却有着许多孔洞,令人莫名地心惊。

“虫蛀的吗……但是是这种布料的话……不可能啊……”

 

公元2037年8月17日,14:35。地球圈,L4,联合军FSF锚地。

SDF-3 Amplus 舰上。

第一舰桥。

房间空荡荡的,只有偌大的操作台前有两个操作员在值班。

两名操作员一个正聚精会神地玩着手里的掌机,另一个则把椅背放到了最低半躺着,似乎正在午睡。

这里就是联合军的象征,SDF-3,一艘巨大战舰真正的舰桥,整条船的指挥中心。

SDF-3在进宙之后没过多久,便成为整个PCU的中枢的“所在地”的存在,是包括PHAIC、UF-SHOUD等等在内的无数重要机构的所在地。因此虽然SDF-3保有强大的战斗机能,但是它们从来没有被使用过。甚至,她有时会被冠以“武装殖民地”之类的谑称。只有占了将近全舰长度一半的巨大的主炮发射导轨,以及四联装超重型MEGA粒子炮和重型对舰Laser等等这些外观上的明显标示,似乎还在顽强地显示着“SDF-3也是一艘战斗舰只”这一点。

也因此,比起下面俗称“大舰桥”里的UF-SHOUD里热闹的场面来,位于最上层的SDF-3真正的舰桥,也就要冷清得多了。

“喂,Amigo 。”躺着的那个人突然伸手推了推边上游戏中的人,“晚上你有什么地方去玩么?”

被推的人往边上躲着,眼睛死死地盯住掌机屏幕:“才刚中午呢就想晚上?你小子又忍不住了么?”

“啊啊啊……可是每天都是这样很无聊啊……”躺在椅子上的人伸着懒腰叫着。

“嘀嘀嘀嘀嘀嘀”

二人面前的操作台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告警音。

两个人面面相觑着,居然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趴到操作台上去检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对这种情况太生疏了。

“这是……UFO么?”被叫做 Amigo 的士官伸长了脖子瞪着屏幕,“没有敌我识别信号的机体……哪个家伙的IFF发信机坏掉了?你先帮我看一下……我存个档先,妈的。”

他还念念不忘着他进行到一半的游戏,把键盘让给他的同伴,重新拿起了一边的掌机。

告警声还在继续着,巡逻的飞碟也同时发来了警告。

不明机体直接朝SDF-3的方向飞来。

“哎……我说,有点不对劲啊,要通知上头吗?”

“哎,不用不用,我不是说过嘛,可能是某个家伙的IFF发信机坏掉了……接通他通讯问一下就可以取消警报了。”Amigo 的眼睛还是没有离开他的掌机。

“那个……这个还是你来吧。”

“好吧好吧,我来就我来。”Amigo 无奈只好又扔掉手里的掌机,坐回了位置上去。

他正在想着如何接通对方的通讯线路的时候,屏幕上突然传来失去一架观测飞碟的信息。

“咦?”

“呜——”

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防空警报自动响起了。

位于前方的某条舰只,也许正是负责舰队防空的某条FBM级首先启动了对空警戒态势,于是所有其他的舰只也都联动起来,发出了防空警报。

“怎……怎么回事?飞碟……”

“你傻啊,是被它击落的!”

“什么?!那怎么可能!难道是敌……”

“是敌人,是敌人啊!!我一开始不就说不对劲了么!”

“怎么可能,说笑吧!怎么可能……”

就在两个人还在争执的时候,门开了。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一个军官冲进来,看见两人的样子,怒气冲冲地吼道。

“啊……啊……长官!刚才探测到一个UFO……然后说失去了一架飞碟。”

“你们还在傻愣着干嘛!一架飞碟已经被击坠了,是敌袭啊,敌袭!”

“真……真的是敌袭?!!”

军官没有理会 Amigo ,粗暴地把他推开,自己坐到了位子上,调出了监视器的图像。

一台从来没见过的人形机体。机体的风格似乎像是和Einst类似的半生物体,手中还拿着偌大的一把枪状物体。可以清楚地看见那武器分上下两管。不明机体的背后还有6支分叉的枝状物。

“啊!真的是敌人耶!”

“哼!我就说的吧,亏你刚才还说要接通他的通讯哩!”

“你们两个!现在是战备中!”军官回过头来冲着两人怒吼了一句。

“哼哼哼哼哼哼……”

突然传来的冷笑声让三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回望向屏幕,发现那部不明机体已经先一步主动与己方接通了通讯,并且使用的是联合军的中微子数据链,而且还是公共频道。

“我早就料到这里的空防会这么松懈啊,亏我还击坠了一台飞碟来引起你们注意呢……幸亏我不是敌人呢……要是飞碟不丢失的话,你们是不是要等我击沉了SDF-3才反应过来呢?现在的联合军,还真是腐朽得彻底了呢……”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啊啦,已经不记得了吗?我是 Ken 呀,Ken R Blooddust ,联合军的大佐哦。”

 

“啊……”

坐在桌前的 Freya 突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全身的鸡皮疙瘩似乎都竖起来了。

“这……这种威压感……”

她本能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肩。

“感觉太强了……很近啊……Chris 你也感觉到了吗…………来了!”

她站起来,夺门而出。

“大佐……是你吗?!”

“少佐,怎么了?”同属Blood小队的她的僚机机师在走廊里看见 Freya 落魄的样子,不禁问道。

“全员立即给我到格纳库集中!确保自己的机体处于随时可发进的状态!”

“哎?是战备么?怎么没有警报呢?”

僚机一头雾水。

“没有关系吧!就当是突击演习好了!”Freya 头也不回地向格纳库跑去,“快叫其他人!动作快!”

“啊……是!”

 

公元2037年8月17日,14:41。地球圈,L4,联合军FSF锚地。

SDF-3 Amplus 舰上。

MCAU-L ,B1格纳库。

“2,standby。”

“3,standby。”

……

Blood 中队的3小队9机先后报告准备就绪了。

Freya 抬手看了看机师标准服左袖管上的显示屏。

“用了整整4分57秒才全部到位。而且还要感谢整备班,机体本来就处于随时OK的状态,否则时间还会更长。”

“啊啊,我说大姐头,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要搞突击演习?我怎么没听说……”

通讯上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呵呵,要是给你知道了还叫啥突击演习呢?”

另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太慢了!”Freya 突然吼了起来,“要是在战时,战舰或许都已经被击沉了!”

通讯器上本来还算轻松的气氛,登时压抑了下来。

“……少佐,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么?”

小队频道上,一个声音轻柔地问道。

“不……没什么……”

但是那种极端的不适感愈发地强烈起来,强烈到几乎无法忍受。

“已经……在这里了么……那么……到底在哪里……在哪里……”

“全员,第一种战斗配置,重复,全员,第一种战斗配置。对空战用意。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

警报声突然在格纳库里回荡开来。

“啊啦?还真的是有演习啊?”

“你个笨蛋啊!没听见都说了不是演习嘛!”

“怎么会……那难道……现在就是实战了?”

年轻的声音里透出的是迷惑,以及对现实的没有实感。

“这些新一代实在是……对现实还太过于陌生了么……”Freya 咬着牙,喊道:“这里是Blood leader,Blood Squadron standby,现在出击!”

 

Freya 的 HMS-00C[P] 第一个踏上了弹射器。

“Wolseley 少佐,动作好快啊!”

通讯器上,连航空管制官也惊讶于 Freya 竟然立即就能准备好出击了。

“这是军人的基本要求吧!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忘记什么是真实的战斗了吧!Blood 1,走了!”

白色的 HMS-00C[P] 带着电磁弹射器的电弧,从SDF-3左侧的MCAU上飞了出去。Blood中队的其他机体紧随其后。

Blood 中队摆好了编队,向那台孤零零的不明机体飞去。

“嗯?好快啊……你们是第一个出来的呢……真是优秀啊,想必一定有个优秀的指挥官吧。”

通讯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啊?什么?这个声音是?”

“敌方么?”

“用的是公共频道啊!太嚣张了吧!”

通讯上七嘴八舌地响起了僚机的声音。

“都给我闭嘴!现在是任务中!”

Freya 吼道。

“嗯?果然是 Freya 么?Freya Koponen !”

Freya 耳边响起了那个她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她的心被抽紧了。

“对方管少佐叫 Koponen ……?”她的僚机疑惑着。

“大……大佐吗……”

Freya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试探性地问道。

“是,是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因为现在的联合军……不,人类已经腐朽了!他们被自己的自大蒙蔽住了双眼,看不见已经降临到头上的黑幕!”

“黑幕?”

“是的!人类,不,PCU现在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你是指……LIC吗?”

“LIC?那种人类内讧的小把戏简直无足挂齿。是我们的天敌,天敌啊!”

“天敌……STMC吗?”

“哦,很好。看来只有你还没有忘却它们的本性了。”

“怎么……可能忘掉啊!”Freya 心里暗想着。

“STMC……怎么了?”

“哼哼哼哼……看来PHAIC对下面完全封闭了消息啊!真是愚昧到了极点了!在人类满足于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的时候,它们已经开始了进化!为了从这个银河中把人类彻底地清除出去!”

对方滔滔不绝地说道,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内心这么明显的波动。虽然以他的能力想要察觉到是几乎没有任何问题的,但他现在却似乎正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言辞里。

并且,他说得越多,她就越是能得到更多仔细辨认那个声音的机会。她不仅发觉这个声音听上去比她原来熟悉的那个要年轻、清脆很多,而且说话的语气和措辞也非常的幼稚可笑,更印证了她的判断。

“……进化?”

“没错,进化!它们拥有了进化的新的形态,进化的战斗力!就在四天前,联合军第3战斗舰队第2分遣舰队遭到进化型宇宙怪兽的袭击,已经全灭了!”

“全灭?”

“但是PHAIC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他们把这个事件掩盖了下去!真是愚昧啊……这样自欺欺人的行为,已经把人类领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怎么可能……”

 

“Freya Wolseley 少佐么。”

通讯器上突然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用的是机密频道。

“是。你是……”

“我是 Ethan Tufnell 。”

“委……委员长?!”

“是。Wolseley 少佐,我们都清楚,他不可能是已经去世的 Blooddust 大佐。请务必制止敌目标的行动。”

“收到,照办。”

“那么,你现在在这里是要干什么呢?”

她又转向那个不明机体的机师。

“我也是一名人类!我不愿意看到我的同胞因为少数人的愚蠢行径而走向灭绝!我要用我这双手来拯救人类,拯救PCU!”

对方仍旧得意洋洋地沉浸在自己慷慨激昂的言辞中。

“少说笑了,你这个伪物!真正的……真正的大佐是不会这么说话的!!”Freya 并不是听从了 Tufnell 委员长的话,而是根据自己的感觉判断了对方的真伪,“Chris ……你也在听吧!”

“Blood 1 to all units,weapons free,show no mercy!”

她一喊出这句口令,马上回想起这曾经是他的台词。一模一样的台词,自己只不过是从自己的记忆中复制出来罢了。

“嘁……连你也……”

9台 HMS-00C 散开了,包围了那台不明机体,展开了攻击。

那台不明机体极其灵活地躲闪着,也不向己方还击,仍然向着SDF-3飞去,仿佛只是在展示着自己高超的机动性。

“可恶……什么机动性啊!竟然连我们的 00C 也……”

“而且没有外观可见的推进器……可恶,它是靠什么动的!”

“少佐……对方……也是NT么……”

小队频道上传来了僚机虚弱的声音。

对方有着如此强的压迫感,显然绝不是容易对付的对手。连己方队伍里的几名NT,也都出现了明显的不适感。

“嗯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号称联合军最新锐的 00C 的实力么?”

“少说笑了!不会让你去到SDF-3的!”

Freya 在两部僚机的掩护下冲到了那台不明机体的跟前,拔出了光剑。

“嘁!不要以为我不还手就是好欺负,我只不过是怜悯你们这些小角色罢了!既然这么想惹火我的话……”

不明机体灵活地让过了 Freya 刺过来的光剑,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她的机体上。

HMS-00C[P] 被打得踉跄了一下,但是立马就恢复了平衡。

在这极近的距离,Freya 真切地感觉到了那股威压感。

是一股异样的威压感。是的,不同的感觉,和 Ken 的感觉不同。

“不好!这家伙不是NT,是念动力者!”Freya 惊呼道。

“阻我之路者……皆杀!!”

对方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

从不明机体的背后,飞出了6道光迹。

“T-Blade?”僚机惊讶道。

“全机……回避动作!”

可是来不及了。只是6枚T-Blade,以匪夷所思的运动性在机体之间穿插飞翔着,然后以惊人的高速从机师最不注意的盲点和死角发起了攻击。

“救我……”Freya 死命地瞪下了脚踏,把机体完全交给自己的感觉来控制。

但是8台僚机,一台接一台地被T-Blade从要害部位钻入并粗暴地切碎,破坏了。

“怎么……怎么会…………!”

结果成功回避掉T-Blade的,只有 Freya 一人。但她机体的左脚还是被齐刷刷地切掉了。不过仍然能保持平衡。

“不简单!居然能回避掉我的攻击?!”

“你!!!!”

她再一次冲了上去。

“可恶!说了不要妨碍我!”

不明机体手中那把大枪的上面一管中,喷出了粗大的光柱,成为了一把巨大的光剑,和 HMS-00C[P] 的光剑架在了一起。

Freya 右手大拇指想往下把光剑拨成高出力模式,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双方光剑相碰的一刹那,由于巨大的动能和双方出力的差距,对方的巨大光剑直接冲散了自己的光剑,将 HMS-00C[P] 腰斩为了两半。

“啊!!”

 

“Freya !”Christian 脱口惊呼道。

一同站在屏幕前的学员兵们都回过头来看着他。

“啊,弹射救生装置启动了!”一人指着屏幕喊道。

“还活着么……太好了……没事就好……Freya ……”

 

“Blood leader lost。Blood中队,全机沉默……”

“……已经没办法挡住了么……”站在屏幕前的 Ethan 低下了头,叹了口气。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Tufnell ?”有人在背后问道。

“……帮我接通他的通讯。”Ethan 重新抬起了头,一手按在了操作员的肩上。

“我是 Ethan Tufnell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呵呵,委员长大人终于亲自出面了啊。”

“你刚才说到进化的STMC,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STMC……作为这个银河的免疫系统,本身也是在不断地进化以适应新的环境的。近年来STMC活动的大量缩减,并不是它们退却了,而是在进行更新换代。”

“那么……最近它们突然活动频繁起来……是已经完成了进化吗?”

“进化的STMC已经对人类在这银河中的生存构成了致命的威胁……但是,现在这还不是最紧要的。人类还没有能与STMC正面抗衡的能力,更何况是进化了的。”对方并没有正面回答 Ethan 的问题。

“那么,现在我们该干什么?你所说的……现在最紧要的事情是什么?”

“你们自己都应该清楚吧,就在几天前,大量的进化型STMC开始在Balmar本星系附近开始活动了,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个灭顶之灾啊……”

“那么,这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公元2037年8月18日,10:02。Solar 4 System,EKB。

Oblivio 舰上。

舰桥。

舰桥里一片安静。气氛似乎还因为四天前的事件而变得沉重,平时一直是叽叽喳喳的“舰桥三人组”此时也鸦雀无声。连舰长也端正地坐在他的位子里,一言不发。

“哎,我说,基地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几天一直联系不上?不会出什么事吧。”

航空管制官终于打破了沉默。

“啊……”操作员支吾着。她其实也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总之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哎?你还在疑心哪?”操舵手却接过了话头,“对方只有一头而已,几枚反应弹就可以解决了。基地不会有事的,一定早就联系上了。”

“哎?为什么我不知道?”

“奇怪……和基地联系为什么要特别通报让你知道?”

“呃……这个这个……”航空管制官一时被说得语塞,也想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说对吧,Alice?”操舵手又转向操作员。

“啊……这个……本舰的定时联络也是与月面的Moonrace独立部队本部进行的,并不是和那个基地……”

“你看,这不就结了么。”操舵手的头又转过去了。

“啊……也许是吧。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啊!”操作员突然叫起来。

舰桥上响起了嘟嘟嘟的警报声。

“探测到Gate反应!1点钟方向,距离1万5千!”

 

“现在情况呢?”

Stuart 进门问道。

“和上次袭击基地的共联军的反应一模一样……可能是同型号的超空间投送载具……”

“那个集装箱么?”航空管制官插了一句。

但是没有人理他。

“有机动兵器级的反应5机,但是距离还太远,无法确认型号。”

“敌方的动向呢?”

“很奇怪……向我们这边运动了一段之后突然停住了,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现在距离1万2千。”

“发现了什么东西……?不好!”Stuart 好像也发觉了什么,“MS部队马上出击!”

“是!Harpoon、Krill、Sepia小队出击!”

“又有超空间跳跃反应!”操作员叫道,“同1点钟方向,距离1万1千!和 X 出现的时候同样的反应!”

“共联军发现的……就是它们吗?!”Stuart 惊呼道。

“探测到高能量反应!双方开始交火了!”

“怎么回事……X 和共联交上火了?少佐,我们该帮哪一边啊?”航空管制官回头问道。

“叫MS部队在本舰前方待机!保护好本舰!”

“作壁上观么……不过,这是否也说明了 X 是某种自动防御机制的一部分?只有一有东西侵入到某个领域就自动出现并发起攻击……X 对我们的攻击也是这样……”操舵手突然说道。

全舰桥的人都望着他。

“啊……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种猜测罢了……”他挠着头。

 

“可恶……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前方一共9架 X 散开了,呈半圆环状向己方包拢而来。

“全员待命!不要先开火!”他向随行的Bioroid兵发令到。

己方的2台 Zechariah 和2台 Habakkuk 也和自己的机体围拢成了一个半圆,朝对着对方。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不好!全机回避!”

9台 X 同时张开了右手的Shining Finger,向己方喷出了炽热的光束。

5台机体同时分散开去,但是还是有1机 Zechariah 被当即击坠了。

X 和己方剩余的4台机体开始了缠斗。

Habakkuk 发射的导弹在天空中乱舞,敌机却游刃有余地回避着。

他努力地试图去预测敌人的每一次攻击,可是每每失算,只能展开了念动Field尽力地防御着。

“可恶……难道是无人机么……敌人的AI很高啊……似乎非常适合这种运动射击战呢……”

1台 Habakkuk 两肩后Metalium Cannon的发射导轨展开了,只一击就击坠了1台 X ,但是马上又遭到其他 X 的围攻。

“Zechariah 快去保护 Habakkuk !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

可是话音刚落,剩下的一台 Zechariah 也被击坠了。

但所幸的是对方的防御力并不是很高,只要击中,就能够击坠。

“该死……不能这样玩下去了……这边的损失太大了……该结束了!”

 

“X ,全机沉默。共联军还残留2机的反应!”

“啊啦……最后还是共联赢了么……X 的AI太低啊,即使数量上是2:1还是……”航空管制官喃喃道。

“啊?又有超空间跳跃反应!共联军……共联军的机动兵器反应消失了!”

“撤退了?”航空管制官抬头望着空荡荡的屏幕,颇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

“肯定的吧,就算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们,但是他们现在所受的损失也太大了。”操舵手说道。

“为什么……他们的目的到底是我们还是……”Stuart 陷入了沉思,“真讨厌啊,事情仿佛又再被搞复杂了呢……”

 

公元2037年8月19日,11:26。共和联合军第一特别混成舰队集结完毕,开始待命。

 

公元2037年8月20日,17:34。共和联合军第二特别混成舰队集结完毕,开始待命。

 

公元2037年8月20日,17:49。共和联合军第三特别混成舰队集结完毕,开始待命。

 

监室的门打开了。Millie 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站在门口。

“啊……”

Crinis 赶忙迎上去,接过了 Millie 手中的衣服。

“嗯,你要的衣服我给你拿过来了……”Millie 差点儿就想说首饰盒的事情,话到嘴边马上又咽了回去,“啊呀,不好,太得意忘形了……差点就暴露了呢。”

“来,穿上它。”

Millie 帮 Crinis 把那件衣服披在了身上。

还是有点大。

“果然……是她母亲的么……”Millie 这么想着。

但是虽然尺寸上还是大了点,这衣服穿在 Crinis 身上却给人一种非常相衬的感觉,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仿佛本来就是为她而特制的一样。

黑色的衣服衬着 Crinis 雪白的脸庞,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

Millie 即使身为女性,但也被这种和谐纯粹的美感给震住了。

“这样子给 Nicol 看到的话,还不知会怎么犯花痴呢……”Millie 暗自好笑,但突然又有一阵嫉妒的感觉涌生而出了。

“这衣服果然很衬你呢!真是的,你有这么好的衣服为什么不穿呢?”她说道。

“啊,平时的话,军装已经足够了吧。”

“啊……真是!那休假的时候也可以穿的啊!我早就和你说过女孩子总要学会打扮自己么……总之,还需要什么东西的话尽管说哦。”

“嗯,谢谢了。”

 

Millie 走了,Crinis 把衣服脱下,抱着它重新在床上坐下了。

她抚摸着那衣服。自己明明没有穿过几次,但是摸着那光滑的布面,却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她熟练地把衣服甩到背后,再一次穿上了它。

有一种感觉再一次强烈起来。不过,这次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种感觉是来自她自己的记忆中,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

她把衣服紧紧地裹在身上。

有什么东西,和她刚才拼命回忆出的却无法辨认的记忆片断联系起来了。

明媚的阳光。干燥的空气。温柔的微笑。

短暂,但是幸福的感觉。

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从这件衣服上,强烈地传递过来了,无法阻挡。

是的,这件衣服曾经触碰过他,还残留着他的感觉。他的触感。

是的,这件衣服还记得。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记得。

 

但是,在短暂的愉快回忆过后,马上又有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强烈的感觉涌出了。

失去的痛楚。

她感到她的心如刀割一样痛。

 

好不容易与你在这个银河中相遇的幸福,却必须得是如此的短暂吗?

好不容易与你在这个银河中相遇的幸福,即使是用生命作为代价却也换不回来吗?

已经从手中流逝的水,可以被再一次握在手中吗……

想要在这个银河中再一次会面……

可是与你相会的那个机会只能有一次,失去了就再也不会来了吗……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罢了啊…………

 

泪水,再一次止不住地夺眶而出了。

 

第十二话

「Lamentatio」

-恸哭-

-完-

 

名词解释:

EKB:Edgeworth-Kuiper Belt,艾吉沃斯-柯伊伯带。

IFF:Identification, Friend or Foe,敌我识别。

MCAU-L:Left Mobile Units Composite Application Unit,左侧机动单位综合运用单元。MCAU是固定于SDF-3和SDF-4两侧的超大型机动单位综合整备/发进单元,用以代替原来的统合军ARMD级宇宙攻击空母。

  评论这张
 
阅读(13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