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cus Initialis

よりよき未来へと紡ぐ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Sententiam non translatam, Devotionem non remuneratam, Amorem non completum, Animas non requiescentes canto. Omnes vivos exsecror.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剧集《Turn E》基本设定  

2009-02-24 05:35:23|  分类: Turn E设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情

公元2019年4月12日,Ken Blooddust 大佐的座机在Aula低地轨道被击坠,其本人被确认死亡。

2018年初当行星Aula被发现后,由于联合军高层中的亲Balmar派采取了积极的行动,以Aula上有人类生活为由,强行派遣了对内特别镇压部队PSQF独断了对Aula的处置,联合军高层(主要是PHAIC)中的派系矛盾终于表面化。虽然PCU已于2015年与Ze Balmary帝国签订了和平友好互助条约,但这离双方结盟还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在PCU接触了被认为是拱立着这个银河的智慧种族势力局面的三强之一共和联合后,一部分高层人员的想法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他们认为,比起借这一纸和平条约与帝国构筑起友好关系来,与这个新兴的异星强国构建良好关系更为重要,虽然此时PCU与共和联合的交流还几乎为零。他们的理由,一是认为不应该过早地将政治天平倚向帝国与共联这两强中的一方,而是让他们继续互相残杀,PCU只需处于一个骑墙的位置,也便于在其中某一方失利之际捞取好处;二则是考虑到帝国已然老朽,而这个名为共和联合的新兴强大国家似乎更有可能在两强的争霸中取胜。总之,在联合军高层中分化渐渐明显的这两派,似乎各自都有自己的道理。而帝国和共联也不可能不会注意到,纷纷私下里展开了有利各自的活动。

而当2018年7月PSQF终于成功将Aula收入囊中后,亲共联派的势力明显受到了极为不利的影响。在与Aula上的Balrran人4个多月的接触、斡旋并最终达成和解的过程中,一般认为PSQF已经几乎彻底变为亲Balmar派,而包括官至副部队长的 Blooddust 大佐在内,部分PSQF的人员甚至与一些Balrran人建立了深厚的私交。受到威胁的高层中的亲共联派不得不也开始策划相应的行动了。几乎是注定的,担任着PSQF副队长一职的 Ken Blooddust 大佐进入了亲共联派们的视线。因为他的身上,集合了太多使他成为亲共联派眼中最为理想的可以用来杀鸡儆猴的目标的因素:在PSQF于Aula采取的行动中,据传是与Balrran人建立私交最多的一个,典型的亲Balmar派人物;军衔只有大佐,刚好差一级没有够上将官;担任着PSQF的副队长,把持着PSQF相当程度的指挥权;政治资历较浅,在PSQF副队长一职之前没有担任过任何行政职务,一直都是一线的机师;而作为军人的资历却又很深,从旧统合军时代开始就已经在军中,经历了旧统合军、新统合军以及联合军种种内部斗争。在这些特点中,尤其是后两点最令亲共联派们放心:政治资历浅使得他在并不擅长的政治斗争方面力量薄弱,只能任人宰割;而长时间的军龄和阅历则已足够教会他什么叫做明哲保身。

因此,在亲共联派采取的一系列反击行动开始后,Blooddust 大佐成为了他们重点关注的目标。他的行动开始受到监视和限制,最后甚至连他的PSQF副队长一职也被免去了。亲共联派认为至此 Blooddust 肯定会清楚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乖乖地退出表面舞台明哲保身,不至于不自量力到直接抗拒军方的命令。但出乎意料地,其本人的反应却十分的强烈。在职位调动命令下达后,他滞留在PSQF舰队,拒绝回到FSF去,并且此时PSQF的一干人等也都站在了 Blooddust 一边,开始公开指责高层中的亲共联派。亲共联派恼羞成怒,决心对支持 Blooddust 的整个PSQF领导层动手。为了不连累他人,Blooddust 最后离开了PSQF,逃往行星Aula,并在黑祭司 Iflinar 的帮助下躲藏了起来。而亲共联派也毫不示弱,通过联合军高层正式以叛逃罪通缉他,但对逃亡一事实际也采取放任态度,因为他们警告PSQF的目的已经达到。

但时间到了2019年的4月12日,Blooddust 逃往Aula 1个月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识别代码显示是来自FSF的一小支MS部队突然出现在Aula,并开始对 Blooddust 的藏身地发动袭击。遇袭后,Blooddust 搭乘一台PSQF的 HMS-00Plus 迎击。为了不伤害到地面的平民,Blooddust 将机体一直升到了大气圈外围。而赶来救援的PSQF战舰在发进MS时,发现其MS上的MCABS被人为地破坏了,贸然发进的话无异掉入行星大气送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Blooddust 由于寡不敌众,终于被击坠。Blooddust 的 HMS-00Plus 被击坠后,机体自动启动了弹射救生系统,但是当时匆忙起飞应战的 Blooddust 着的是便装,并没有穿上标准服。因此当被弹射出座舱后,Blooddust 大佐便据信由于人体失压而当场身亡了。死后其尸体并没有来得及回收,而是在低地轨道上飞行了一段时间,据信数小时后再入大气层烧毁。因此现在在位于地球的联合军阵亡将士墓地中 Blooddust 大佐的墓址内,并没有埋葬任何东西。

Blooddust 的死终于给已经宛如绷紧的绳索的联合军高层内部关系来了最后的一刀。愤概的PSQF正式举起反旗,会同军中的其他支持者们,公开和由亲共联派控制的FSF进入了对峙;而此前刚刚出现苗头即被PSQF严厉镇压的反联合运动也趁机死灰复燃,内战一触即发。但是人类的理智终于战胜了冲动,分裂的联合军最后坐到了谈判桌上。斡旋的结果是,Blooddust 的叛逃罪名被取消,为掩人耳目,他军籍表上的记录也改为了KIA。但关于造成他死亡的4月12日那次不明原因的突然袭击,始终没有人出面解释,终究成为了一个谜。同时为了防止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联合军对内部组织结构进行了深刻的改革。不再由被称为“多数人的独裁”的PHAIC统管军民事务,PHAIC的权限被重新定位,被限制为了联合军方事务的最高决策机关。对于民间则成立了殖民地联合议会,由议会掌握立法权,管理民间事务。军中各部门人员也受到重新考核和任命。

这次改革活动的影响可以说是极其深远的。首先,新的PHAIC头脑十分清醒,因此次事件势力迅速扩张的PSQF被缩编,领导层也被大换血,PSQF的性质被严格限定为PHAIC直属的特殊任务部队。其次,在联合军战力中占重要地位的外围对STMC部队和新技术试验部队基本未受此次事件的影响。这些都使以后可能会发生的内部矛盾的可能性被大大降低了。

 

故事背景

公元2032年,在Terra 4的Lost Mountain遗址距核爆爆心约20千米的地下,发现了一艘未知大型战舰的残骸,以及残骸中已经破损的未知MS。根据这台MS和Turn A类似的额头上的记号,将其命名为Turn E。令人惊讶的是,这艘大型战舰居然搭载了可以进行空间跳跃的机关,而且不同于联合军的技术,是应该被归为EOT的暂不明机理的技术。另外,在该舰电脑系统中残存的数据中,发现了关于Terra 4的纪年C.C.初期人类向Neptune 4圈进行殖民的资料。因此,联合军方面立即决定开始着手对此舰进行发掘、修复和改造工作。但由于联合军缺乏进行这种工作的人员、设备和经验,发掘工作实际上自开始起就被委托给了时常进行地上作业的PSQF进行。

公元21世纪30年代,随着在Colony出生的新一代开始大量踏入社会和参军,人类社会开始面临新的挑战。从人造的大地Colony中诞生的新一代,正是被新人类进化论捧为“适应了宇宙环境,进化了的新人类”的一代。但他们没有经历过PCU成立初期,为了得到被Ze Balmary帝国和共和联合认可的同样作为智慧种族在银河中生存的地位的艰苦战斗,更没有经历过与天敌STMC抢夺生存空间的血腥挣扎,对老一辈的说教也很不耐烦。他们似乎认为人类本来就应该在这广阔的宇宙之中纵横驰骋,而忘却了人类只能通过先进的科学技术来保护自己脆弱的躯体和心灵,一旦离开它们便一刻也无法在宇宙中继续生存下去。此外,新一代还带来了更加危险的问题。随着他们这样夜郎自大的思想观念,被压抑已久的反联合思潮开始在民众中抬头。特别是人类目前在银河系中最大的居留地,Terra 2圈的Colony群中,想要脱离PCU寻求独立的苗头开始愈发明显。

而此时银河中的环境,却愈发显得扑朔迷离起来。随着共和联合与Ze Balmary帝国矛盾的不断加强,两大文明的冲突愈演愈烈,帝国监察军节节败退。联合军遭遇帝国监察军部队的次数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共联军部队。与之对应的,联合军中的亲共联派也开始渐渐占了上风。更为令人担忧的是,STMC的活动开始反常地减少,甚至在某些区域大量退出本已被他们占据的恒星系。

但是对此,联合军新一代领导层的态度却是相当地浮躁。他们认为共和联合与Ze Balmary帝国战争的后果必然是两败俱伤,决不敢在此时贸然发动大规模战役;而人类则在与STMC的抗衡中取得了上风。人类既然拥有能与STMC抗衡的能力,就更不用惧怕Ze Balmary帝国,甚至是共和联合了。他们甚至淡忘了STMC的“天敌”地位,把它降格为普通的敌对势力看待。这无疑是十分危险的。而长年的和平虽然使得联合军的战力得以迅速地回复、壮大,但也使得战斗的机会日趋减少,人员的素质情况不容乐观。与联合军常设战斗舰队的游手好闲相反的,近年来PSQF针对Colony内叛乱或是恐怖主义的行动愈加频繁了。

公元2037年,距那场差点就让联合军解体的内乱危机已经过去了18年,位于Terra 4 Lost Mountain的未知大型战舰终于修复并按联合军的模块化标准化改装完成,被赋予了“Oblivio”(拉丁语遗忘之意)之名。就在此时,Aula上出现一名名叫 Crinis Adamo 的少女,自称是已故 Ken Blooddust 大佐的女儿,请求加入联合军。开始,驻留Aula的PSQF部队认为这只是个恶作剧而已,但随后的遗传学检验结果证明了她身上确实带有已故 Blooddust 的部分基因。PSQF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将这件事捂了下去。时间虽然已过去18年,但现今联合军高层内亲共联派掌权,有些人对当年的 Blooddust 事件仍然有着深深的恐惧和排斥心理。所以为了保护那名少女,PSQF找了个借口说服她,将她秘密送往Terra 4,伪造了她在联合军Terra 4 Moonrace独立部队的军籍,以 Turn E 的试飞员的身份编入 Oblivio 号的船员中。随后又对 Oblivio 的船员编制动足了脑筋,大量混入了自己的人员,名义上则还是在联合军Terra 4 Moonrace独立部队的管辖下。而另一方面,PSQF通过自己的情报渠道获悉,在帝国监察军对共和联合军的战局日益败退的当前,也许是认为时机已经成熟,PHAIC在近期似乎就要在外交方面作出大的动作。

2037年8月3日,在似火骄阳的照耀下,有着种种复杂的背景及被扑朔迷离的谜团所包围的 Oblivio 号,从Lost Mountain出航了……

 

人物设定

Crinis Adamo

女,17岁,联合军Terra 4 Moonrace独立部队曹长。
经遗传学鉴定确认带有 Ken Blooddust 大佐的部分基因。出生于 Blooddust 死一年之后,因此排除了亲生的可能。虽然她自称是 Blooddust 的女儿,也确带有他的基因,但似乎很难从生理学上认定是直系亲属的父女关系。因为如果作为“女儿”来说,从理论上应该得到其父亲的一半基因,而并不是只有部分。因此有人推测她不是单纯的试管婴儿,而是经过遗传医学改造的产物。
母本未知,但有人据其相貌推测母本可能来自Aula上Balrran人的白祭司 Alfnar 。Blooddust 生前确与Aula上的部分Balrran人建立了深厚的私交,如黑祭司 Iflinar ,但据 Blooddust 生前的同僚所言,似乎并未确认他与对立方的 Alfnar 有何交往。
加入联合军前身世不明。寻求加入联合军的目的也不明。性格孤僻,少言寡语,对人冷淡。操纵机动兵器的能力虽然不能说比得上经验丰富的老手机师,但也绝不是一般新手的水平,如果不是之前就接受过训练的话很难单纯地用“天赋”来解释,这也又是她令人起疑的一点。在PSQF内部的代号为“Mademoiselle(大小姐)”。在 Oblivio 上担任 Turn E 的试飞员,呼号Entity 1。

Millie North

女,25岁,PSQF少尉。
原所属PSQF后勤保障部卫生处。被临时调派为 Crinis Adamo 的监护人,负责在生活上照料她。喜欢用自创的昵称 Criny 称呼 Crinis 。本人却像个没长大的小女孩,性格正好与 Crinis 相反,没心没肺,温柔单纯,多话。真不知道到底是谁照顾谁。

Stuart Underwood

男,49岁,PSQF少佐。
原所属PSQF作战参谋部。早年属于支持 Blooddust 大佐的亲Balmar派,因此他死后在改革中被降职。Oblivio 修复后调任“Oblivio 调查组”组长,负责指挥 Oblivio 的一切科考任务。

Nicol Manson

男,24岁,PSQF中尉。
原所属PSQF MS部队。据说以优异的成绩从军校毕业,分派到PSQF的年轻军官。年纪轻轻就官至中尉。似乎在MS操纵方面有着不俗的手腕。
“Oblivio 调查组”组员,Oblivio 舰上MS Harpoon小队小队长,呼号Harpoon 1。

Jeremiah Herter

男,23岁,PSQF少尉。
原所属PSQF MS部队。与 Kirk 在军校是同期。
“Oblivio 调查组”组员。Oblivio 舰上MS Harpoon小队机师,呼号Harpoon 2。

Kirk Johnson Jr.

男,23岁,PSQF少尉。
原所属PSQF MS部队。与 Jeremiah 在军校是同期。
“Oblivio 调查组”组员。Oblivio 舰上MS Harpoon小队机师,呼号Harpoon 3。

Mike Frost

男,50岁,PSQF中佐。
原所属PSQF作战参谋部。在 Crinis Adamo 被PSQF截获后被调往Terra 4接管 Oblivio 相关的事务,负责协调各种工作,包括伪造PSQF人员的调任及与Terra 4 Moonrace独立部队的协调等。
其妻原为TBW公司的承包雇员,于6年前因所在舰队遭遇STMC袭击而身亡。

Gwendolyn Frost

女,18岁,平民。
Mike Frost 的女儿。因为趁大学放暑假的期间前往Terra 4探望父亲,因此出现在Lost Mountain的PSQF驻留基地内。12岁时失去了母亲。
表面上看起来是非常活泼好动的女孩子,但也有为了忘记失去母亲的痛苦而性格大变的说法。

Alice Sakihara

女,24岁,PSQF曹长。
在 Oblivio 上担任舰桥操作员。是 Stuart 不可或缺的助手。

Jim Gaumer

男,23岁,PSQF少尉。
在 Oblivio 上担任舰桥航空管制官。

Joseph Petosky

男,21岁,联合军Terra 4 Moonrace独立部队军曹。
在 Oblivio 上担任舰桥操舵手。虽然所属Moonrace独立部队,但似乎是Terra 4上的Ameria合众国出身。

Gunther von Mackensen

男,56岁,联合军Terra 4 Moonrace独立部队中佐。
Oblivio 的舰长。虽说是一舰之长,但因大部分时间都由 Stuart 指挥工作,显得无所事事的样子。不过其本身似乎是PSQF特意挑选出来担任这一位置的好好先生般的人物,对此并没有什么怨言。

Freya Wolseley[Koponen]

女,43岁,联合军FSF少佐。NTL7的高阶New Type机师。
联合军第一MS联队、FSF第一MS"Blood"中队中队长。Ken 死亡之前曾是他小队中的2号僚机。之后继任中队长至今。履历优秀的模范军人。
Ken 死后5年即2024年曾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但婚后不久其夫 Gavin Wolseley 少佐就因所在舰队遭遇STMC袭击而阵亡。无子女。因此Koponen是其闺姓。
与 Christian Ollsen 在军校是同期,且在转调至 Ken 的小队后再次相遇。在 Ken 的死亡之前三人一直保持着融洽的关系。但自 Ken 的死亡后两人似乎就很少交往。

Christian Ollsen

男,43岁,联合军少佐。NTL6的高阶New Type机师。
联合军第一机动教导大队大队长。Ken 死亡之前曾是他小队中的3号僚机。随后离开了该中队。再后被调往机动教导大队任教职至今。
与 Freya Wolseley 在军校是同期,且在转调至 Ken 的小队后再次相遇。在 Ken 的死亡之前三人一直保持着融洽的关系。但自 Ken 的死亡后两人似乎就很少交往。

Neil Fleetwood

男,51岁,PSQF大佐。
PSQF现部队长。同时也是PSQF首任部队长。在改革中被降职,但数年后因为无法找到合适的队长人选,再度被任命为部队长。

 

机体设定

System ?-100 Turn E

从Lost Moutain地下的战舰残骸中发现的MS。依据其额头上与 Turn A 类似的符号,被命名为 Turn E 。从机体形式来看似乎是注重高机动性的机体。两肩及小腿的大型推进器是其特征。出土之后按联合军标准化要求进行修复及改造。但因机体结构及所使用技术与联合军相差甚远,因此改造只能维持较低限度。原本位于裆部的整个座舱单元都被移除,换为了于腹部临时增设的联合军标准MS座舱。换装了联合军标准OS及通讯系统,左腕加装Beam Shield。由于动力系统及机体空间缘故,无法安装MCABS,但还是在原本座舱的位置加装了I-Field Generator。装甲材质为与 Turn A 和 Turn X 类似的纳米机器积层装甲,无法使用现有材料进行修复,因此修复过程中大量依赖纳米机器布。该机的整备及维修也十分困难,一旦机体外表受损,只能使用纳米机器布进行自我修复,速度缓慢。本体武装只有两腕内收纳的Beam Sabre,连头部的两门Vulcan也是后来按联合军MS的惯例加装的。值得一提的是,本机没有与其他 Turn 系列机体一样搭载月光蝶系统,是本来就没有搭载,还是之后取消的,未明。

M-M1FM Union Bandit

联合军Terra 4 Moonrace独立部队将 G-M1F Bandit 按联合军模块化、标准化要求进行试验性改造的机体。保留了机体的高泛用性。但限于黑历史机体结构和动力系统的特异,仍然无法安装MCABS。从 Bandit 原先的设计思想上来看,似乎是通过搭载Psycommu系统,让NT机师操纵多部同型无人机进行连携作战的。从机体本身性能角度上来看,这样的改装是破坏了机体原有特长的丢西瓜捡芝麻似的不明智之举。但Bandit 该型机体虽然陆陆续续地从月面的Lost Mountain中被发掘出来,形成了一定的数量,现在的Moonrace独立部队中却缺少NT机师,难以真正有效地以本来的意图运用该机体。加之为了便于使用从联合军供货商那里购置来的通用化武器和补充物资,将 Bandit 这样一款原本独特的机体进行向联合军风格靠拢的泛用性改装也不能说是全不无道理。但之后不久,Moonrace独立部队的次期MS补充采购案将采用联合军制式的 HMS-00A 的决议被通过了,因此本机只试生产了一小部分便停止了。本机于 Oblivio 舰上配备了3机,组建了Harpoon小队。比起战力上的考虑,更多的是为了符合“Moonrace独立部队”这样名号上的伪装吧。

  评论这张
 
阅读(98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