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cus Initialis

よりよき未来へと紡ぐ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Sententiam non translatam, Devotionem non remuneratam, Amorem non completum, Animas non requiescentes canto. Omnes vivos exsecror.

网易考拉推荐

[Certamen in Gaza]01: Aestas Maturum  

2009-10-25 10:31:20|  分类: 短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处,是灰暗荒凉,布满乱石的戈壁;近处,是被尘暴划得伤痕累累,污渍斑斑,已经显得有些浑浊不清的装甲玻璃。

他把视线从这些早就看惯了的一成不变的景物上收回来,又抬头望望头顶上柔和的白色照明灯光,无意识地又长叹了一口气。

嘴里哈出的白色水气,缓慢悠扬地在面前的空中飘荡着,又徐徐消失。

不过他知道,这声叹气却并不是出于什么沮丧的原因,而仅仅是因为日复一日这样的哨戒任务太过无聊罢了,无聊到他终于忍不住脱下了AICS的手套,把手指放到了嘴边开始咬起指甲来。

一边低头咬着指甲,一边他又不得不重新抬起头来神经质地瞅着那脏兮兮条框状玻璃外面的世界。这与其说是军人的职责感,倒不如说已经成为了一种强迫症。

他自己都知道他和数十个同伴正一起傻乎乎地坐在各条坑道里,盯着窗外的世界发愣的这件事毫无意义。从这个位于制高点的山头上望下去的镜头太广,也太深了。没有望远和传感设备,仅凭他们的肉眼是无法捕捉到几公里外有着迷彩外观的AICS,或是IPA大小的目标的。真正正在执行索敌和警戒任务的,其实只有自己头顶上那两个人而已。剩下的其他这些人,仅仅只是在“站岗”而已。

没错,站岗。似乎从远古时代开始出现“军队”这一职业开始就有的差事。虽然时至今日此地,已经毫无任何意义却还每天必须有为数众多的人三班倒着来做。

不,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前哨站设在这里,驻上百来号人,虽说真正意义上的警戒真的只需要一两个人就能完成,那剩下的一百多人难道就这么整天躺在寝室里喝酒打牌么?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发呆也好,每天必然有8个钟头要把你从温暖的小房间里揪出来穿上AICS拿好枪炮赶到最前面的坑道里去蹲着。哪怕是发呆也好,在暂时安宁的这段时间内,必须要让这些大兵每天都保持一定时间在干让他们还能牢记住自己还是大兵这一事实的事情。况且,万一真有敌袭,那么前哨站里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是清醒着的。如果要让两个人去叫醒一百个人的话,未免是有点太不像话了。

咬完两个手的全部十块手指甲后,他又向后倒在了墙壁上,脚蹬在前面的墙壁上,两眼依旧牢牢地盯住面前的那一长条玻璃框。看着同样的荒凉景致多了,他就不知不觉有一种错觉,好像下一个瞬间总会有一只鸟儿的黑色剪影嗖的一下从窗前掠过,飞向同样永远是阴霾的天空一样。

鸟。

他不自觉地苦笑起来。他都有多久没有看见过真正的鸟了。也怪不得他错觉中的鸟永远是那样一个抽象的黑色剪影,仿佛是用剪刀从黑纸上剪下来的一般,连翅膀都不会扇动一下。真正的鸟该是什么样子的呢……应该有羽毛吧……那羽毛又该是什么颜色的……像这无边的大地一般灰暗么……

想着想着,他又打了个哈欠。

看着吐出的白色水气袅袅地升上顶棚,他心中又涌出一股不可名状的复杂感情来。

他低下头翻开AICS左手腕上多功能显示屏的保护罩。

数字显示的室温是零上4摄氏度。

“已经这么暖了啊……”

看见数字前面没有了惯常的负号,他按捺不住一阵激动。

没错,虽然坑道里是供氧并且保持着大气压的,但供暖就显得吝啬许多了。虽然蹲坑道就得穿上AICS,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开始在坑道里确实AICS的加热装置不用调得太高,不戴头盔也已经没事了。虽然这里和外面还有至少10多度的温差,但是气温正徐徐地往零上走已经是确切的事实了。

没错,这说明夏天正在来临。

但是,夏天的来临并不意味着就可以不使用AICS或是IPA的加热装置,或是不用戴头盔。因为在夏天,对于一个普通的士兵来说,几乎就没有什么机会能到室外去。

夏天,是尘暴的季节。

一般总是从某些局部地域开始的,但一旦刮起来就难以停止,最终很快成为席卷全球的大尘暴。而尘暴又会加速地表的升温,最热的时候甚至能达到30多度甚至40度——单就气温来说和地球上的夏天没什么两样。很快,随着气温的升高,海水也会被蒸发,形成降水,冲洗下空中漂浮的尘埃……没错,这里确实有海洋。虽然或许应该称之为赤道附近的大湖或者是水塘比较确切些。除了赤道附近,一年中大半的时间各地的湖泊或者海洋都是以固态形式存在,也只有在夏天的尘暴季节会被蒸发到大气中,形成降水。没错,这里也的确会有降水。但因为这里的大气远比地球上的狂暴,降水常常很难集中,对空气中尘埃的洗刷作用也就达不到那么显著。不过,至少比起完全干燥的火星来,情况要得以改善很多。也因此这里的尘暴不会像火星上那样持续半年之久,大约3、4个月也就结束了。

不过,对于一名普通的大兵来说,尘暴的意义可远远不止于此。

夏天,或者说是尘暴季,简直就是天然的停火期。

虽说在刮尘暴的时候也不是一定没办法展开军事行动,但在最初的几次尝试之后,两军就都放弃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作法。因此这颗行星上的战争行动,也就似乎被每年的尘暴季划分为了清晰的年度。两军总是希望能赶在下一次的尘暴来临之前,发动大规模的战略攻势,这样在停火期间就能巩固已经占领下的据点,为开年的战局赢得一些优势。事实上,底层的士兵们甚至希望能把每年的新年改在尘暴开始的日子来庆祝。

而现在每天这日益往上攀升的气温数值正明确地宣告着夏天来临的脚步。

但越是临近夏天的到来,士兵们的心情也就越复杂。

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一年的战争季节又将过去,庆幸大家又活过了一年;另一方面,就算夏天真的来了也并不就意味着尘暴一定会准时发生。在下一场尘暴席卷全球之前,敌方还是有可能发动大规模的攻势——离尘暴的发生越是接近,也就说明攻势会越疯狂、越歇斯底里、越不计后果。于是所有人都在这热切盼望和深深恐惧的矛盾情绪中,迎来那一年的尘暴。

想到这里,他也只能再叹一口气,打起精神正襟危坐起来,认真继续盯着眼前的玻璃框发呆。

这时,有些许细碎的脚步声顺着坑道传来了。

他侧过脸望去,是老George正向他走过来,似乎还很欢快似的踏着小步舞曲。

“嘿,老George,怎么了?”

老兵哼着小曲走到他跟前,向他递上一个金属制的小罐子。

“喂喂喂,现在可是值勤时间,这么干没事么?”

虽然口头上是这么说道,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接过金属罐头来就往嘴里灌。

“没事没事,当官的现在都已经在庆祝夏天了呢。”

“不……可是,别说尘暴了,就是连夏天都还没说已经真的到来了呢……就敢这么确定DeHoGS不会攻过来?我可是听说他们今年的攻势不是很猛哪。”

“没事没事,”老兵晃着手,“那不是因为今年我们这边攻得比较厉害么。大概是当官的已经认为今年这里不会有什么战略价值了吧……”

“呀,倒不是因为什么战略价值不价值的问题……电影里啊小说里啊都是这样的,一旦认为自己已经安全了松懈了就肯定会大难临头……通常的剧情不都是这样的么?”

老兵从他手里接回罐头,放出干脆的大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坑道里。

“哈哈哈哈……你又是什么奇怪的小说看多了?小说的剧情要是不这样写的话,还有谁会看下去?”

老兵边笑着边用手重重地在他肩上叩了几下,随后又向着坑道另一端走去了。

“呐,等天气再暖和些,想不想去外面走走?”

老兵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脚步来问道。

“好啊。我也想吹吹真正的风呢。”

他把目光从老兵身上那和窗外的荒野同样颜色灰暗的AICS上收回来,继续望向外面那个颜色更加灰暗的世界。

“……除了祈祷今年的夏天快点到来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么……今年的尘暴,会从哪里开始呢……”

-Finis-

  评论这张
 
阅读(11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