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cus Initialis

よりよき未来へと紡ぐ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Sententiam non translatam, Devotionem non remuneratam, Amorem non completum, Animas non requiescentes canto. Omnes vivos exsecror.

网易考拉推荐

[Certamen in Gaza]02: Prooemium de Procella  

2010-03-29 12:09:47|  分类: 短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雷达天线罩,2种类确认,看样子是毫米波和气象雷达了。大型光学传感器2……不,3。那个热成像的看起来灵敏度很高的样子,要注意。还有……可恶……拾音器。看样子决不是能轻易就让我们靠近的了。”

他可以很明显地听出,当从高倍观察镜中看到那个不起眼的灰色小方块时,队友的说话声也不自觉地压低了。

“这样子看来,地听设备或者振动仪之类的高级玩意儿也有可能有呢,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

他侧过头去望着拿着高倍镜趴着的队友说,同时手里不停地将刚才队友口述的情报详细地记载在情报终端上。

虽说是“望着”,但因为探出去侦察的队友身上的SOCS正开启着热光学迷彩,所以他只能凭着队友身体周边现实风景和热光学迷彩所显示出来的图像交界处的扭曲来判断着队友实际的位置。

队友观测完毕,收回了观察镜爬了下来。

“怎么办三佐?这破地方还真他妈防得好,又被占尽了地形优势,看样子我们真是抽到下下签了。”

队友就连在抱怨着的时候,刚才被拾音器吓低的声音也还一直没有回复,像是被堵在了喉咙口一样。同时他身上的热光学迷彩也关闭了,重新回到和一般步兵所穿着的AICS没什么两样的灰土色数码迷彩图案。

三佐低头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显示屏。

“离尘暴的前缘到来只有不到4小时了,确切地说是3小时45分。必须在这时间内把目标攻下来,现在在这里撤退是不可能的了。对方现在肯定已经在庆祝新年了吧。而且随着尘暴的逼近,背景噪声和振动也会越来越大,暂时不必过于担心拾音器什么的。而且对方没有间接火力掩护,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胜算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就我们这点兵力……看对方前哨站的规模,至少会在百人以上啊,那就有3个排了。凭我们1个加强排……”

“别说丧气话!给我拿出点SPRTAR的骄傲挺起胸来!”三佐怒道。

“切,骄傲要是能当枪使就好了……”队友用比刚才还低的声音喃喃道。

 他苦笑着表示同意,同时下意识地低下头望了望自己身上的SOCS。

和普通DHGS步兵的AICS从外观上很难分辨出有什么大差别,最大的差别也许就是连表明阵营的DHGS的徽记也没有这一点了。也许只有这点现在才能证明他们属于DHGS的特种战斗单位SPRTAR这件事。

“SPRTAR”。

想到这个词他又禁不住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从在基层部队历经战火洗礼后通过层层选拔以及艰苦的训练,他们所向往的那个能证明自己的至高顶点——现在却反而主动降下了标准,甚至可以说是不由分说地扣在了自己身上。现在这里除了原本就正规所属SPRTAR的三佐和数名士官外,其余的所有人都是从SPRTAR候补学员中抽调出来赶鸭子上架被临时编成的。这对以成为一名正式的SPRTAR队员为目标的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可是这里就是战场。这里所需要的不是矜持,骄傲,荣誉这些虚伪的字眼,这里所需要的只是情报,战术,火力,以及,也许是最重要的,运气。

而现在他们身处此地的原因,正是因为在今年春季NERMAF所发动的大规模战略攻势中,原本正在担任敌后袭扰任务的正牌SPRTAR单位在NERMAF于尘暴开始前一周所发动的最大也是最后的进击中,不幸被夹在了敌方两个装甲师的中间。无论是从空中还是陆路将他们从敌军腹地收回已不可能,但忙于推进的敌军却也没有察觉到他们的闲暇。只要他们老老实实地待着,不主动去做一些愚蠢的举动的话,暂时还没有危险,而且他们确保的给养也足够支持他们直到尘暴抵达。但是在今年整个春天都处于战略守势,主力部队都疲于防御战的情况下,DHGS的高层们显然很不满这唯一一支可以用来进行出其不意机动反击的部队陷入如此的泥潭。在NERMAF全军出动的情况下,明明就是趁机夺取防卫空虚的敌方后方据点的大好时机。DHGS高层对此的郁郁寡欢和优柔不决似乎也处于一个相当厉害的程度,以至于在今年夏天的尘暴已然开始之后,才仓促决定将即将毕业的次期SPRTAR候补学员们临时收编,进行这最后的孤注一掷。

而为他们选定的目标,便是远离前线的这座前哨站。前哨站位于小山山顶,标高虽然只有120多米,但作为这块开阔平地上唯一的制高点,再加上配备齐全的各式侦察传感设备,可说是万全地覆盖了整个地区。而穿过这座小山和山顶的前哨站,有一座NERMAF的前线车辆补给基地位于其正后方。虽说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占领的战略要地,但要在尘暴到来的这最后几个小时内仅用一支特战排就将其攻占,对于DHGS的高层来说也算是十分贪心的赌局了。更何况,对方尽管在这个春天处于战略上的进攻方,在自家后院的看管上也是没有丝毫的松懈。就是这么一座偏远地区的前哨站,在侦察传感设备完备之外还足额驻上了3个排的警卫兵力,不可谓不谨慎。

“三佐,狙击系统已经准备就绪。”

他的思绪被耳机里传来的火力支援班士官的声音拉了回来。

在三佐身后,火力支援班的队员们已经将盖着热光学迷彩伪装布的大型反器材磁轨狙击枪固定在了洼地的边缘。

“看来是用不上了哪。这块洼地已经可以说是离目标最近的隐蔽处了,从这里狙击的话,就算是磁轨枪,离着弹所需的时间还是太长了。毕竟只要这里一开枪就会被对方捕捉到。”

三佐接过队友的观察镜,自己探身出去最后确认着情况。

“可是等尘暴前缘再靠近些的话……”二曹不甘心地争取着。

“那样就太迟了。我们没有等待那么久的余裕。”

三佐爬了回来,下达了最后的攻击指令。

“火力支援班带着狙击枪在这里待命。就算不能事先破坏敌人的传感设备,万一我们提前暴露的话也可以在远距离上提供一定程度的火力支援。凭这支枪的出力还是能对对方装甲玻璃后面的步兵造成一定的威胁的。那么剩下的4个班,最隐秘渗透准备,跟我来。”

“检查装具!”班长们压低了的声音紧接着从耳机里响起。

为了防止发出多余的响动,特战队员们这时都小心翼翼地取下SOCS背后背包上用了一半的电池和制氧剂罐,轻轻地放在地上,然后再小心翼翼地装填上新的。因为SOCS带有诸如热光学迷彩这样普通AICS不具有的奢侈功能,耗电量大的同时电池的尺寸比起AICS的来也要大了近一倍。

他一边紧张地双手在背后的背包下方摸索着,一边看着眼前火力支援班的队员们也正在蹑手蹑脚地将狙击枪的弹种由原先准备用来破坏传感设备的高爆弹换成半穿甲弹。

后勤士官则匍匐着边分发新的电池和制氧剂罐,边将每个人换下来的收纳回箱子里,以备以后继续使用。

“SOCS,电源OK,供氧OK……6.8mm 6+1个,13mm 2+1个。”

好不容易更换好电池和制氧剂罐,他又忙不迭地检查起SOCS的各项功能,以及随身携带武器的状况和弹数——当然全都是满仓,除非有妖精将它们偷了去。不过,即便这世上存在着妖精的话,会有喜欢偷走装填在AAR-02突击步枪弹匣里的6.8x55mm口径步枪弹的妖精么?不过的确,那些在弹匣里以5黑1橙的顺序静静排列着的,做工精致的白铜包碳化钨芯穿甲弹们,在妖精们的眼中说不定也会是特别的工艺品呢。

“烟雾手雷2,破片手雷2。”

他的手又往后腰摸去。因为他和队友在这个临时编成的加强排里所担任的职务只是前进观察员,所以没有携带和其他在突击班里的队员们一样的闪光手雷或是炸药。

“Brigand 0-4,一切就绪。”

就在他报告完毕之后,不远处1班的队员们率先开启了热光学迷彩,集体站了起来,开始走出洼地,呈一字纵队猫着腰向左侧开始他们的跋涉。三佐带着一个医护兵,和3班一起也已就绪,准备跟随在1班后面由左侧包抄。

“嘿,哥们儿,我们也准备了。”

似乎是想鼓励队友一般,他用手轻轻地叩了一下队友的肩膀。但他自己心里清楚,刚才的话与其说是在激励队友,倒不如说是在抚慰自己那不知为何突然开始剧烈跳动的心脏。

“啊,是时候上了。”队友开启了SOCS的热光学迷彩,和2班的队员们一起站了起来。

这时准备与他们同行的另一名医护兵此时也蹲在了他的身后,将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虽然他们无法透过头盔面罩的深色滤镜看见彼此的表情,但他还是回头尽力向医护兵作出了一个看似自然的微笑。

医护兵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他也赶紧回以同样的动作。

“2班都准备好了么?那好,我们走。”耳机里传来2班班长的声音。

“喂你在干什么,快点了。”

从一片热光学迷彩的虚假光影构成的人影里,传来队友的声音。

“啊,好,这就来了。”

他低头在SOCS左手腕的显示屏上轻点了两下,自己霎时间就像变成了透明人一样,也溶进了灰暗的景色中。

2班的队员们开始一个接一个鱼贯爬出洼地,佝偻着身子呈一列纵队迅速地向右侧走去。而另一边,3班和三佐他们,也跟着1班的末尾开始出发了。

等他把视线折回来的时候,2班的最后一个队员也已经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洼地顶端。队友紧跟在那人身后,开始向上爬。

他扒在挖地的边缘,探出头去,又望了一眼他们的目标。6km外的位于山顶的那座前哨站,灰白色的混凝土工事反衬着灰暗的山地。

队友也已经上去了。

他深吸一口气,将右脚狠狠地插进了斜坡上的石砾中,两手扒着顶端,迅速但沉稳地攀了上去。

前方呈一字纵队前进的2班队员们身上都开启着热光学迷彩,无法分辨有几个人,幸好有头盔面罩内侧的显示器即时在视野里标出的蓝色友军标识,准确地标示着每个人的位置。

正如三佐所说,刚才他们驻足的洼地已经是离目标最近的隐蔽处了。再往前就是一马平川的戈壁石滩,唯有敌人的前哨站如鹤立鸡群般矗立在正前方的小山顶上,似乎在监视着一切。

他又抬头望望天。浓厚的乌云翻卷着,伴随着强劲的风力快速地向前方推进,让人有一种自己正在快速后退的错觉。尘暴的前缘已经如此逼近了。

边想着自己身上这身热光学迷彩能保住自己前进到多少距离不被发现,边有如初次登月的人类一般,他小心翼翼地在灰暗的石砾滩上迈开了步伐。

-Finis-

  评论这张
 
阅读(12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