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ocus Initialis

よりよき未来へと紡ぐ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Sententiam non translatam, Devotionem non remuneratam, Amorem non completum, Animas non requiescentes canto. Omnes vivos exsecror.

网易考拉推荐

Muv-Luv Alternative Deus mortuus manet 第零话  

2010-05-25 03:57:35|  分类: Muv-Luv Alt DMM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1……Bingo。”

“确认包裹19970407b消失在恒常星门<Sherry Golf>665-012H的时空境界线上。”

“D<Dice>、N<Nova>、S<Sherry>各波的振动波形正在记录。”

“哇哦,不错不错。看来这回又能把范围缩小不少了……下一级恒常星门<Stationary Gate>的方位是在哪里呢~”

“只要能再观测到一个通过这个枢纽级恒常星门<Stationary Gate>的包裹,这个门后下一个节点的位置就能精确地…”

嘟——嘟——嘟——嘟——

女性的声音被突然响起的不祥告警音打断。

整个房间里所有人面前的屏幕上都自动弹出了告知当前事态的通知框。负责的操作员立即将其内容扩大到全屏幕,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简报。

“探测到D<Dice>、N<Nova>、S<Sherry>波震。据波形推定为接近中的敌<Jenge>曲速脱离<Warp Out>。方位42~47±3+29~32±2,距离1.12光年。如确认本地HTB活动将自动触发THREATCON 1。”

“啧。”有人经不住咂舌的声音。

“总司令部入电。在确认情况之前各舰原地待命。”

“可恶,还差一点就……怎么办,这回还是老老实实地滚蛋么?”

“敌<Jenge>曲速脱离<Warp Out>接近中,-18、17、16……10、9、8……3、2、1”

呜————————————

凄厉的警报声如约响起,许多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确认了房间入口处旁边墙上的五色战备指示灯已经跳至表示最高级别的红色灯。

      THREATCON 1 is issued, THREATCON 1 is issued. General quarters, general quarters. All hands man your battle stations.
“THREATCON 1发布,THREATCON 1发布。战斗配置,战斗配置。全员就战位。”

“确认敌<Jenge>曲速脱离<Warp Out>,方位42~47+29~32,距离1.12光年。曲速脱离<Warp Out>现象持续中,规模仍在测定。”

“不,视敌集团的规模,尝试靠KK14任务部队的战力击退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毕竟这个枢纽级的恒常星门<Stationary Gate>已经观测这么久了,在这最后……啊…”

“啧,这规模看起来光靠他们应付不了啊。撒,接下来就看总司令部怎么出牌咯。”

“总司令部入电。TL651战队<Squadron Tango Limo 651>为警惕PSIB立即退避至安全距离外。位于附近区域的分舰队将临时编为AG88任务部队<Task Force Apple Golf 88>及HJ34任务部队<Task Force Hammer Jack 34>作为救援部队投入。KK14任务部队<Task Force Double King 14>将在援军抵达之前对敌集团发动先制攻击,全力阻止敌集团侵入恒星系。”

“啊啦啦,真要开打么。不知道这把是凶是吉……”

“另,为防止对恒星系内的恒常星门<Stationary Gate>系统造成影响,本次行动限制引力兵装的使用。”

“…什么?!当先锋就算了,对那个规模的敌集团难道只靠舰炮……?!”

“那么……KK14抽到的这支是下签么……”

 

1996年6月7日,1909 UTC。格陵兰岛冰盖。

正处于极昼时期的北极圈。太阳有如白亮的灯泡一般高悬在天空中,再加上四周一望无际的冰原漫反射着阳光,呈现出一片白茫茫的视觉效果,直让人感到头晕目眩。

美国陆军上尉本杰明·R·鲁特(Benjamin R. Root)狠狠地抽了下鼻子,尽管身处战术机的座舱中外带身着卫士强化装备应该是无法感受到外界的寒气的。他手指略动了两下,从视网膜投影的虚拟屏幕左上角下拉出扩大的地图画面,地图上下一个路径点,也即是现在显示的飞行计划的路径终点,已经近在咫尺了。可是对从加拿大巴芬岛起飞的他们来说,那只不过才是这漫长而又神秘旅途中的第一个补给点而已。想到这里,本又忍不住抽动了下鼻翼,在心中暗自咒骂起这次该死的任务来。

在极地阳光的照耀下,隶属于美国陆军第75游骑兵团3营B连的12机F-15E Strike Eagle和宇宙军第9侦察团第9战略侦察群的2机RF-15 Peak Eagle[1]没有携带任何武装,而是带着外挂燃料槽正以NOE飞行贴着冰原巡航着。

“看样子我们到了哪。”本抹了抹鼻子,示意各机减速。

虽然晃眼的日光加上崎岖不平的地面带来的光影效果,使得卫士们很难很快就用肉眼分辨出前方的地面上多出了什么东西,但视网膜投影的显示上清楚无误地标出了那个路径点的位置。

鹰们从匍匐飞行着的姿势直立了起来,开始减速滑行,接地。经过近2个小时孤寂的飞行过后,他们终于到达了任务简报中提到的第一个补给中继点。

“各机注意接地,可别滑倒了。”

可是,除了整齐地排放在地上的数个战术机补给用货柜舱之外,并没有出现卫士们期盼着的任何生命迹象。

本示意前卫的B排散开警戒周围,他自己则走上前去查看着究竟。

“看来那个PMC还算有点本事啊,真能把这些东西运到这儿……嘿!”

直到凑到跟前了他才注意到自己战术机脚边和补给舱附近的一些黑点们。他赶忙放大了图像。

那是一些穿戴着厚重服装和头盔与战术装具的,持枪的士兵。他们似乎并不是负责补给战术机的地勤人员,而只是在执行着护卫任务,因此看到战术机的前来也没有刻意上前,只是稍微将头向这边一瞥,便又回到单膝跪地的警惕姿势了。他们全身的服装都是灰黑色,再加上隐蔽在了巨大补给舱的阴影之中,让本觉得哪怕他的战术机把这些家伙踩到了他都不一定会发觉过来。

“怎么回事……这些家伙,竟然没有热源反应!”

从通讯上传来的是B排排长,本连的突击前卫长<Storm Vanguard 1>哈里斯·S·弗里曼(Harris S. Freeman)中尉的声音。

“哦?看样子他们身上穿着的那个服装似乎有遮断红外探测的功能呢……哼……果然大家都是隐秘行动么……”紧接着的解说来自临时编成这个任务部队的由2架宇宙军RF-15所组成的“0分队”长机斯科特·S·邓恩(Scott S. Dunn)少校。

“这就是……KAS Security么……”斯科特的耳机里传来本像是自言自语般的低喃。

这或许还是美军的卫士们第一次在战场上和这个神秘组织的士兵们共事。对于合同联合任务部队D<Combined Joint Task Force Delta>的他们来说,现在还仅仅只是惊讶着对方是如何在这茫茫冰原上为自己提供补给的。他们中的谁都无法想象到,数小时后,当他们到达最终的目标点时,他们将要在对方的带领下跃入的,是对人类而言怎样未知的一个深渊。

“上尉,数据链更新了。”

“嗯,啊……”

没有地勤的帮助,他们也毫不客气地打开补给舱自己动手补充起推进剂来。与此同时,各机的数据链上也即时更新来了这次绝密任务中他们的下一个路径点。

本无聊地拖动着投影上的地图。新更新出的长长的蓝色直线仍然在冰原上延伸着,指向着极地的深处。

 

 

Muv-Luv Alternative Deus mortuus manet

第零话

Operation Glorious Mime
被约定的胜利

 

1996年6月8日,0010 UTC。格陵兰海。

在战术机座舱中嗡嗡作响的电子音中,本辗转反侧了许久,不停地在心里默念着“休息也是士兵的职责”,可不知怎么地还是睡不着。既不仅仅是即将奔赴战场的紧张,也不单单是面对自己无法掌握的未知的恐惧,而是更多复杂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躁动感混杂在了一起。要说这种奇怪的烦躁感到底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恐怕就应该是在第一个补给中继点首次遭遇了那些身裹灰黑色服装的“私营军事承包商”之后开始的吧。愈发深刻的疑问、不安和好奇,就仿佛是掉进临战前适度有益的紧张这口大油锅里的一滴冰水,将本的心态搅得是一团糟。

他终于叹了口气骂了句粗口,爬起身来打开了座舱盖。极地的寒风毫不客气地迎接了他,让他刚爬到出口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但他还是压紧咯咯作响的牙关,站了起来环视周围的景象。

照理应该依旧悬在地平线附近的昏黄太阳此刻也已经为漫天的大雾所笼罩而看不见了。四周是一片灰茫茫的景象,几乎分不出天与地。但是作为一个士兵他心里必须有清楚的时间概念。以Z时间<Zulu Time>来计算的话,现在刚巧是日期从公元1996年6月7日转为8日不久。1小时前他们到达了这个补给中继点,并得到命令可以在这里有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就要前往最后的补给点,以及最后的目标点——虽然最后的目标点是什么依旧没有公布,但最后的补给点已经跨过了北冰洋,落在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最北端。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说到这个名词,恐怕,连里的卫士们已经对这次任务的最终目标点心中有数了。

如果借住欧洲盟军的帮助,从大西洋西岸登陆后直接借道挪威的话,卫士们可以远不用耗费这么大的辛劳连夜在极地的冰海上自力长途飞行。但是竟然连NATO盟军都必须躲开不能让他们察觉,本次行动的绝密性——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非法性,已经可见一斑。

不过,虽然寒风刺骨,但海上的阵阵潮声还是远比座舱里嗡嗡的电子声惬意许多。自从出了格陵兰岛之后,因为北大西洋暖流的关系,直到欧洲大陆都不会再有冰盖。而他们新的补给点,竟然是设在了某个被苏联人遗弃的有人漂浮式海冰站上,让他不得不再次佩服起这个名为KAS Security的合作伙伴来。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如何能在如此恰到好处的位置找到如此恰到好处的东西,更是因为他们为了不让自己的战术机泡在冰冷的海水里,不知道是花了多少代价将原本并不大的海冰站扩建了足有原来的6倍还大,还专门为每台战术机设计了漂浮式的机窝。

本转头看着为海冰站中心部那原本是居住栋的两幢房子。与灰暗的背景不同,它们所透着的是淡白色的柔和灯光。看来内部的照明和其他设施也已经被翻修过了的样子。当他们抵达之后,迎接他们的KAS Security的士兵曾告知他们居住栋的设施可以自由使用,并且在海上也不用担心BETA的袭扰。确实也有不少卫士搬进那里去睡了,只不过他本人起初还是觉得自己的战术机的座舱里更能让自己感到安心。

想到这里本突然记起,当时与他们对话的那名似乎是这里负责人的KAS Security的士兵,似乎确实应该是名女性。虽然这些士兵们都穿着一模一样的服装,无法从外表上区分出来,但至少从声音上还是可以做出判断。

“稍微也去喝杯热咖啡么……”

本自言自语着,爬下了自己的鹰。

 

和CSU-17/P卫士强化装备配套的FWU-8/P脚部模块踩在浮桥上,发出咯咯的低沉响声,让本明白脚下的材质并不是金属而是某种高强度的有机纤维材料。这也又是一个让本不能不感到惊讶地方。在欧亚大陆主要的石油产区都被BETA占据着的今天,虽然依靠南半球和海洋的石油产量人类仍能维持供军需用的巨大消耗,但在非必要的工程用途上还能如此奢侈地大量运用有机化工材料,让他不得不感叹起KAS Security背后母体KAS Group的技术实力和雄厚财力来。

正守在居住栋楼下的两名KAS Security的士兵看见本走来,都立正并举起右手置于左胸,掌心向下。

“啊啊……”

本下意识地举起了右手想要回礼,可突然觉出异样,举到一半的手也缩了下来,学对方的样儿靠在了左胸。

他半分好奇却又带着半分胆怯地打量起着对方来。可是他们的头盔面罩都有着深色的滤光镜,根本无法看见内部的人脸,更何况是在原本就如此昏暗的光线下。而且虽然他们的服装左右两臂上都有类似部队章的臂章之类,却无法确认有任何类似用来区分军衔或者单纯是等级的标识来。在心中暗自叹了口气明白自己看来是无望再认出之前那个女性长官之后,他才猛然发觉自己竟然站着不动直愣愣地盯了对方好几秒。掺杂着无比羞愧感的血液瞬间涌上了头部。

可是两个士兵敬完礼之后就没有再理会他。

“刚才的那是敬礼吗……还真是奇怪的敬礼方式啊……”

他像是逃跑一般,边这么自我解嘲着边爬上了楼梯。

 

“嘶……该死的冻死我了,果然北极就是不一样啊……”

一进门,首先确认到屋内有穿着和自己同样的卫士强化装备的人影后,本像是终于见到和自己同样的生物一般,同时也像是要为了挥去看不出一点生气充满了机械感的KAS Security的士兵所带来的违和感,还没看清对方是谁他就忙不迭地寒暄起来。

“呦。”

对方的答复只有简短的这一声。

本抬起头,发现眼前正坐对着面前咖啡壶中升起的袅袅白烟发呆的人物正是斯科特。

“啊,热咖啡,快给我一杯,这能救我的命。”

“你要失望了。这只是配给的速溶咖啡而已,和基地里的一模一样。”斯科特半开玩笑地晃了晃手中的半包咖啡粉,“他们也真懒,怎么会竟然直接就向陆军伸的手,我本来还以为他们会喝什么好东西呢。”

本似乎根本没有奉陪斯科特贫嘴的工夫,抓起桌上的杯子就喝了起来。

斯科特也似乎毫不在意:“我刚就拿过这事嘲过楼下的士兵了,结果你猜怎么着?她说好东西有是有,但是得我们自费!”

“啊哈哈哈,自费,她竟然说!本你穿着强化装备的时候还带着自己的钱包么啊哈哈哈哈哈!”

他拍着大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可又像是顾忌到里屋里躺着的其他卫士们,放声笑过两声之后斯科特便也察觉起来,把声音压抑了下去。

“不过还真是够可疑的任务了呢。最后的补给点大家也看见了,这样下去,毫无疑问是H8了哪?早知道以前碰见海军的那帮家伙的时候,就应该虚心听他们吹嘘芬兰战役的故事,而不是和他们找茬打架啊……这真是天意哪,天意!”

斯科特也端起了杯子,开起了似乎不太合时宜的玩笑。

“啊,最终的目标会在敌人Hive附近这事将军已经跟我们挑明了不是么。虽然这里的卫士们除了你我以外都还不知道……不过就算到了Hive他们想要干什么……那个叫KAS Security的。能在这茫茫极地给我们提供这么多补给中继点,这样的能力以一家私营承包商来说已经很值得惊叹了,更何况给我们的指示是到了最终的补给点后竟然要服从他们的命令……嘛,确实名字里能顶着那三个大写字母的PMC本来就不会是寻常的PMC这我也知道,可是再怎么说美国正规军的指挥权竟交给了一家私企,这恐怕也是闻所未闻的了吧?”

“撇开指挥系统的问题不说,这次的行动姑且可以看作是他们的母体集团已经不满足于在南美和非洲那些破事里赚些蝇头小利,而是开始也想从人类的对BETA战争这块大蛋糕里分一块的第一步但是……现在我关心的不是这个。”斯科特咽下一口热速溶咖啡之后保持着手持杯子的姿势斜眼望着本,可是他的语气里已经完全没有玩笑的意思了。“到了这儿之后我突然有了一个有趣的假说。”

“什么?”

“你看见那些士兵的穿着了么,那完全就是和卫士强化装备不相上下的东西,完全就是宇宙服级别的了。”

“可是这里是极地,那样全覆式的服装不是有必要的么……?”

本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不……宇宙服,再加上头盔既然做成了一体式的那就几乎说明是有整合了呼吸器的。那些头盔面罩上都有深色的滤光镜,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哪一个家伙的脸。还有,他们每人的衣服后面都有个刚性材质的背包,虽然被战术背心遮住了但还是很明显能看出来,那完全就像是固定装备了。”

“是么?这倒没真有太留意过……”

“嘛……到这里为止都还只是推测。还有你注意过没有,他们的步枪上全带着消声器。”

“虽然是没见过的型号有点在意,但被你这么一说还确实……不过怎么了?”

“虽然我们执行的确实是见不得人的秘密任务,但也不至于从这里开始就要给枪上附上消声器了吧?”

“要说奇怪那也还真是奇怪哪……”

不过本似乎对斯科特的故弄玄虚并没有表现出更大的兴趣,只是继续呷着他的咖啡。

“搞不好,那其实根本就不是消声器。那些八成是什么激光枪电浆枪之类的玩意儿……要我说,这些家伙才远比什么BETA更像正儿八经的外星人哪。”

最后斯科特压低声音吐出口的结论,差点没让本把嘴里的咖啡都喷出来。

“这么说的话,那位外星女士还真是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呢……这么说来我还倒真没听出外星人说的英语是什么口音的呢……”

本强忍着笑提起咖啡壶给自己续上杯。

“……女士?”这回换斯科特一脸茫然了。

“是啊,一开始接待我们的那个看起来像是负责人的不是位女士么。不过他们的衣服都一样,我现在已经没办法认出来哪个是她了呢。”

“哦,你说这个啊。刚才我说的咖啡那事,和我说话的那个家伙不也是女的么。……我好像确实是用的‘她’吧?”

“什么?我以为你说的就是那个负责人呢,难道不是一个人?”本手中的杯子停在了半空。

“不像啊……虽然我从外表上也分不出来,可是听声音应该是不同的……”

 

“日安,长官!”

两周前。美国,佐治亚州,哥伦布市,本宁堡。

出乎本意料的,等候在团长办公室里的已经有3个人了。除了这间办公室的主人,他只有扳着手指都数得过来的寥寥数次面识的第75游骑兵团团长小威廉·J·莱什琴斯基(William J. Leszczynski, Jr)上校之外,另两位访客一位是顶着4颗星的陆军上将,另一位则是一个看上去就吊儿郎当的穿着冷灰色常服的宇宙军少校。

“你好,上尉。我是谢尔顿。”

还没等莱什琴斯基上校开口,那位上将便先转过身来主动对本伸出了手。

“啊……很荣幸见到您长官……!”

本能地与对方握过手后,本原来还模糊的印象被对方的自我介绍彻底惊醒,这才认出眼前的大人物原来正是合众国特种作战司令部<USSOCOM>的司令官休伊·谢尔顿(H. Hugh Shelton)上将。

“今天我会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将军的手转向了那名宇宙军少校的方向,“斯科特·邓恩少校,来自宇宙军第9侦察团。他将会带着一个分队的RF-15侦察机加入你的连,共同参与这次的绝密任务。”

斯科特只是举了下手作为示意。

“是!那么关于这次的任务……”看见自己上司的上司的大人物,本都快腼腆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是的,这次的绝密任务非同一般,是由参谋长联席会议及总统先生亲自提议并下令实施的。也许会十分艰巨,但必然也会对合众国的战略利益有着重大的意义,也因此才会找游骑兵这样的精锐!”将军拍着本的肩膀,半带着赞许半鼓励地放着豪言。

“……是!非常荣幸!那么关于任务的具体内容……”

“是的,这次将会是和与美国政府缔约的PMC的合同任务。关于任务的详细莱什琴斯基上校稍后会进行说明,但我要说的是,这次的任务预想中将会在离敌人Hive极近处发生战斗,这就是我说的为什么会十分艰巨!但是我更相信,没有什么能难倒勇往直前的游骑兵,你说对么上尉!”

“啊……是,长官!”

本现在也只能立正并大声附和着将军先生。

“哈哈,对了就是要这样!让那些佣兵们见识下美国军人的精神!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了上校……今年以来近东和远东的局势都非常不容乐观,恐怕就连上帝都不知道苏伊士防线能不能像7年前一样守住……中国大陆的完全沦陷恐怕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么……”

声音突然从高昂一下变得低落下来的上将回身抓起了衣帽架上的军帽,走出了房间。

“哈……什么啊,到最后还是什么关键的东西都没说么……”

尽管上将的后脚刚消失在门口,斯科特就已经毫不忌讳地双手插兜抱怨起来,让本不禁对这个两周后也许就要一同出生入死的新同伴顿生起敬意来。

“咳咳……好了先生们,将军把负责解说的工作留给了我,那么我们也就快点进入正题吧。”

莱什琴斯基上校清了清嗓子,拉回了两人随着谢尔顿上将的离去一同消失在门口的注意力。

“正如你所知道的,托尔伯特(Tolbert)中校和3营A连现在正在中东,所以抱歉得把你从亨特基地叫到这里来。但正如谢尔顿将军刚才所说的,本次代号为光荣哑剧行动<Operation Glorious Mime>的任务是直接经由NCA下达的,司令本人亲自来到这里传达这一点就已经足以说明其重要度了。另外此次任务的密级为最高,不管是对联合国军还是NATO,甚至是对其他美军单位也要严格保密。关于这点我不想再赘述,但也希望你们能用上十二分的精力来对待它。”

“是……可是,这不是违反温哥华协定的么?”

本无意识地就从嘴里蹦出了这句话。上校停止了话语,抬起眼来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直盯着他。

“啊……光荣哑剧行动<Operation Glorious Mime>?真怪的名字不是么……”幸亏斯科特在关键时刻即时插了进来,把这尴尬的场面糊弄了过去。“那个,刚才我确实记得将军提到过会有PMC协助我们进行这次任务?”

“是的。这次的任务将会是与叫做KAS Security的PMC的合同任务。它的拼写是K-A-S,三个大写字母,和它母公司的控股集团一致。关于这个PMC的事情也请不要询问我,你们要是每天都有翻翻报纸的海外版的话说不定知道的就比我多了。”上校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注意自己提前打下的预防针的效果。见两人这回都乖乖地默不作声,才继续道:

“第75游骑兵团3营B连,也就是上尉你的连,再加上邓恩少校的一个RF-15分队,以共14机的规模编入为此次行动特别编成的合同联合任务部队D<Combined Joint Task Force Delta>。至6月7日Z时间<Zulu Time>1500为止,你们将于加拿大巴芬湾沿岸的野外驻屯地就待机态势;Z时间<Zulu Time>1700,出发前往本次任务中第一个补给中继点。第一个补给中继点的位置是已知的,位于格陵兰岛冰盖上。也就是说你们起飞后将会一直向北朝着北极飞去。预定将会进行长距离的自力转场飞行,所以各机在不携带任何武器装备的情况下,另外加挂副油箱。到达每个补给中继点后会有推进剂及其他卫士关联类的必要物品的补给,同时该时点数据链上也会更新下一个补给中继点的位置。当然,途中的补给中继点,将全部会由KAS Security来提供。”

“……这简直不就和寻宝游戏一样么,倒也挺有趣的。”斯科特终于还是忍不住插了一句。

“……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上校提高了嗓门,以确保两人不会漏听每一个重要的字眼,“到达最后一个补给中继点时,各机将接受武器装备与弹药的补给,且在此时与KAS Security的……”话到此处上校不知为何不自然地顿了一下,但是又很快继续道,“机动部队,会合并纳入对方的指挥下,之后一同前往最后的任务目标点执行任务。……原文如此。”

“什……你是说,最后我们接受他们的指挥?由PMC来指挥……正规军?”斯科特脸上露出一副见了鬼的神情来。

“……那么,这次的任务目的是什么?依刚才将军的话和这个任务部队的编成来看,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对某个欧亚大陆北部的敌人Hive进行强行侦察了……”

见斯科特和上校都转过头来看着自己,本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任务要在如此高的密级下进行……还有就是,参与此次任务的只有我们么?不管怎么考虑都还是太少了……就算说这次有PMC的协助也……而且那个‘机动部队’到底……”

“上尉,因为此次任务的特殊性和极高的密级,关于此次任务最终阶段的一切详情,我一概不知情。”

上校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本那如连珠炮一般蹦出的问话。

“就目前命令书上提到的内容来说,你们的任务内容只是和对方PMC的‘机动部队’会合,然后全程监视对方的战斗行动而已。对方PMC向我们保证,除了必要最低限度的自卫行动外,并没有任何需要你们直接参与的战斗行动。……还是原文如此。正如你所知的,我并不是战术机部队的专门。其他必要的具体事项都写在这命令书上了,你自己确认吧。我的工作只是替你的营长向你传达任务,我所能做的也就到此为止了。祝你们好运。”

“保证?开什么玩笑!这边可是战术机啊!那群叫什么KAS Security的佣兵混蛋到底想要干什么,又没有战术机,而且还是在Hive附近……”斯科特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夸张地挥舞着手臂。

而本则站在一边,默默地咬着下嘴唇,接过了上校递来的印着大红“FOR YOUR EYES ONLY”的命令书。

 

1996年6月8日,0536 UTC。挪威北部海岸。

“上尉,是挪威!我们已经靠近海岸了!”

哈里斯中尉的声音从通讯上响起。

“好的,我这里也确认了。各机注意减速,睁大眼睛盯着地形雷达,别撞上岸边了。Dungeon 0-1,你看见海岸上有什么东西了么?你知道我指的是‘大眼睛’……要知道我们本来早就应该已经处于沿岸第五级光线照射危险地带内了……”

“没。我这边的雷达上岸上一个会动的都没。就算有光线<Laser>级在,想必它们也没法透过这浓雾看见我们。”

接着响起的是斯科特机前座电子管制官无聊的声音。

在一片迷茫的雾气中,鹰们开始谨慎地摸索着,跃上了陡峭嶙峋的海岸。虽然这漫天的大雾给行动带来了诸多不便,但他们还是不得不庆幸这样的天气成了他们的隐秘或者该说是非法行动天然的保护伞。不仅仅是让他们能从斯瓦尔巴德群岛上的欧盟驻军眼皮底下溜过,更重要的也是能让他们这样的小规模部队在没有任何掩护的情况下安全登上可能有光线种威胁的陆地。再怎么说,自从3年前艰苦抵抗至最后的北欧防线也最终瓦解后,包括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在内的整个欧洲大陆都已经完全落入敌方的势力范围了。

斯科特的RF-15第一个先探出了头去。

“安全。没有确认到敌影。重复,没有确认到敌影。”

“呼……真是难以想象我们现在已经站在欧洲的土地上了呢。”

哈里斯的B排迅速朝前方散开,确保着进路。

“全机阵形菱一<Diamond One>。都瞪大点眼睛。虽然我们离最后的补给点还有不到50哩,但不要忘了这里离罗瓦涅米Hive只有250哩,因此任何时候和敌人遭遇上都不奇怪。”

B连按本的命令开始呈正方形编队散开,将由两机RF-15组成的0分队围在正中,谨慎地以短距NOE飞行边索敌边前进着。

 

“上尉,太奇怪了。”

“嗯?Dungeon 9,你那里有什么情况了么?!”

在浓雾中行进了不久之后,听见通讯里突然传来素来寡言的C排排长雅各布·杰尼耶(Jacob Genier)中尉的声音,本不禁心里一惊。

“啊……不,什么都没有。只是总觉得,周围安静得有些过份了……别说与敌人遭遇了,自从登陆到现在连一只BETA的影子都没见着。即使说有雾气的掩护,可是再怎么说敌人的密度也太低了,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还是在罗瓦涅米Hive的势力范围内……”

“是啊。而且再往内陆继续前进下去的话,雾气也差不多该散了吧。”有人插嘴道。

本皱起眉来。他虽然不愿意那么去想,但内心中总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好事冲动教唆着他最坏的可能性。

有什么不对劲。有什么地方似乎从一开始就搞错了。而所有人正在不知不觉中,走向那个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可知的,黑暗的彼方。

 

四天前。美国,佐治亚州,查塔姆郡,亨特陆军机场。

“怎么回事?”

格纳库里,看见连里的几个卫士正围着整备兵们吵吵嚷嚷着什么,本自然地走上去询问道。

“啊,长官,我们正在给战术机的管制单元内加装这次任务要求的特别通讯装置。可是出于这次任务该死的密级,我们也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们只是照命令行事而已。你看,这不,有些卫士们似乎没法接受……啊不,应该说是想要问我们讨个解释呢。”

看见本的到来,似乎像是看见救星一样,整备班长立马苦笑着诉苦道。

“就是!战术机就好像是自己身体的延续,要是被塞进了什么不明不白的东西,那可受不了!”

一个卫士还在愤愤不平,似乎也在希望自己的连长能为他们讨个说法。

“特别通讯装置……?哪个,我看看?”

本一时没反应过来,也钻进了正在整备中的一台F-15E的座舱中查看着。整备员们刚刚安装上去的,是位于卫士座席侧面的一个不大的方形黑盒,有几根缆线与操作面板下方通讯和数据链相关的插口相连着。本一边纳闷着这个不存在于记忆中的额外部件,一边伸手接过了整备班长递来的照明灯将头伸进了座席的侧面仔细观察着。

黑乎乎的有机材料制外壳上,唯一印着的几个白字是:

KAS Security

本的脑海中这才浮现出将近两个星期前全连只有他阅读过的那份绝密的命令书上的一节来:

“……预想到BETA所可能带来的电磁波干扰效应,以及参加任务的各方单位间共享情报的便利性与必要性,将会要求在所有参与任务的美军战术机座舱模块内临时加装由KAS Security提供的特别通讯装置……”

“BETA所带来的电磁波干扰效应……那确实,是在Hive内部才会有的现象吧……”

不过比起对突入Hive的恐惧来,此刻本心中更多的是一种庆幸。庆幸在最终启程出发执行这个绝密任务的最后一周里,他几乎是发疯般地对连里的卫士进行了Hive突入作战的地狱特训,以至于搞得人人神经紧张,也难怪乎会出现刚才格纳库里卫士们与整备班发生摩擦的一幕了。

 

1996年6月8日,0603 UTC。挪威,芬马克郡境内。

等本回过神来,通讯上原本卫士们的窃窃私语已经变为一片寂静了。

“……嗯?”

对于这突然到来的死寂,本起初还有些纳闷。他迅速地环视着四周,除了视网膜投影的画面莫名地多出了许多不自然的噪点之外,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敌影。但在这一轮的NOE飞行结束后,各机却都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脚步,有几机甚至回过头来望着自己。

“Dungeon 5,怎么了?”

他赶忙问道。

可是他发出的焦急讯问,却像是被未知的黑洞吸了进去一样,消失在了通讯上。

没有任何回音。只有少许嘶嘶的电波杂音。

“Dungeon 5,Dungeon 9,Dungeon 0-1!快回答,到底……”

本一边在通讯上急切地呼喊着,一边赶忙低头检查着右手边的通讯面板。可是一切正常。

“……怎……鬼…………这……!……”

位于左侧的斯科特机向自己靠了过来。可是哪怕接近到了如此近的距离,从一片杂音里也只能勉强辨认出几个音节而已。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干扰!”本匆忙地在通讯面板上拨弄着,试图找到可用的应急频道。

“别费劲了!这不是一般的通讯干扰!你看看自己的雷达屏幕!”

一阵沉闷的,仿佛是从水底传来的声音,并不是经由卫士强化装备的耳机,而是在整个座舱里幽幽地回荡着。

斯科特的RF-15直接把手搭在了他的F-15E肩上,已无暇再顾及周围可能潜伏着的敌人,直接用外部扩音器对他吼着。

斯科特的话惊醒了他。本赶忙将全部的注意力从通讯面板上移开,开始全面地检查起各种仪表。

视网膜投影系统所传来的机体外部视野,无论是可见光还是红外波段的图像中都出现了许多不明原因的噪点。雷达屏幕上一片空白。上行和下行的一切数据链都已中断。导航只剩下了惯导。唯一至少现在看起来还在正常工作的,就只有索敌系中的振动和音响预警,以及火控系中的包括红外波段的光学照瞄系统了。

“这到底是……BETA的干扰能力能到如此地步……?!”

本的15E此时也抓住了斯科特机的手臂,同样用外部扩音器喊叫着。

“不知道!总之,光学照瞄还在,我们至少还能开枪,当然前提是我们能活着拿到的话!离最后的补给点呢?”

“不到10哩!靠惯导已经没有问题了!”

“总之还是……”

“啊,我明白!”

孤军深入万里之外的敌人腹地,随时会与敌人遭遇的情况下,偏偏却又陷入了这样极端的事态。而且更糟的是,他们现在还是为了长距移动的赤手空拳的状态,而他们所有的武器此刻却全在那最后的补给中继点。想必斯科特这样的人物此刻怕是也已经满头大汗了吧。虽然完全无法预料这离奇的干扰能有何改善,但如果至少能入手几样武器的话,此时那近在咫尺的最后一个补给中继点,毫无疑问已经成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本的15E举起了手,开始以最原始的手势命令指挥着连里的其他战术机。

各机不再使用跳跃单元<Jump Unit>,而是以主脚步行的方式,收拢了阵形,小心翼翼地向着最后的补给点走去。

 

“Dungeon Leader,Darkroom,听到请回答。重复,Dungeon Leader,Darkroom,听到请回答。”

就在14台鹰们在一片不详的宁静中小心摸索着行进了不久之后,卫士们死寂已久的通讯上突然传来一个年轻到甚至有点青涩的女声。这个声音出现得是如此突兀,以至于把不少人都吓了一跳。

“这……这里是Dungeon 1。…………完毕。”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本终于结结巴巴地开口回应了一声后,却又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只好再次沉默了下去。

“Darkroom,Dungeon 0-1,早上好女士。你们是来迎接我们的KAS Security的人么?你们知道这该死的干扰是怎么回事么?被干扰的频段是多少,你们现在正在使用哪个频段和我们交信?”

紧接在本之后插进来救急的依然是斯科特的声音。只不过他的语气一改往日的轻浮,变得冷静而严肃。

侦察机卫士出身的斯科特敏锐地注意到了另外一个异常。现在通讯上的声音,无论是那个“Darkroom”还是刚才本的,听起来都是那么干净清澈,丝毫没有无线电通讯拿起和放下瞬间特有的电感杂音,以至于在毫无背景杂音的情况下,人的声音听起来竟是那么的空灵,宛如从一无所有的深渊中传来一样。

这到底是用的什么通讯方式……斯科特如此疑惑着。

“Dungeon 0-1,Darkroom,早上好。这里是本次合同联合任务部队D<Combined Joint Task Force Delta> 的任务管制。你们现在已经处于我军为此次隐秘行动所设的全频段电磁波干扰范围中,因此你们只能依靠先前由我军提供的特别通讯装置进行通讯,同时共享我军数据链所提供的任何战场情报。现在按照原先的路径前进至最后的补给中继点,与我军的机动部队,呼号Liparis会合。途中没有敌影。但第五级光线照射警报依旧有效,因此禁止高度10m以上的NOE飞行。完毕。”

“Darkroom,Dungeon 0-1,收到。另要求利用贵方提供的通讯手段时权限的说明。完毕。”

“Dungeon 0-1,Darkroom,美军TSF全机发信及收信权限都只与Darkroom接续。完毕。”

“Dungeon 0-1,收到。”

本还在感激斯科特的临时救场,却突然就感到自己的战术机被某个来自左方的力碰撞了一下,随之整个座舱里就回荡起斯科特怒不可遏的声音来:

“喂你听见了么!他们竟然让我们使用他妈的单向通讯!我们队里所有的通讯都得经过那个他妈的女佣兵队长的中转!老子要说个悄悄话还他妈的非得用接触通讯!这他妈的算怎么一回事!”

从RF-15狠狠抓住自己的动作,还有几乎每句话里都带着的脏字来看,斯科特的怒气已经到了相当的程度。可是本这时清楚,他们别无选择。在这赤手空拳孤立无援外带强烈电磁波干扰的情况下,唯只有乖乖遵循对方的指示这一个选择肢——正确来说当只有一项时其实本就已经失去“选项”一说了。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他们所接到的命令。

“Dungeon 1至各机,任务管制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全队从现在开始,听从Darkroom的指示。完毕。”

本明白,必须得有人唱白脸把全队统一起来才行。因为无论如何,没有人想在艰辛跋涉了数千哩之后一事未成就不明不白地死在这异域。既然无法后退的话,唯只剩下前进一途。

“可恶……!”斯科特在吐出最后一口怨气之后狠狠地推开了自己的战术机。

“全机保持阵形菱二<Diamond Two>,前进!”

“话说回来,那个‘LIP-per-ris’是什么意思?”

这时本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雅各布的声音。可是这位敦实稳重的炮击支援<Impact Guard>朴素的提问直到最后也没有得到回答。

 

虽然刚才来自KAS Security的呼号为Darkroom的指挥官样的女士已经在通讯中告诉他们到最后的补给中继点的路途中没有敌影,但美军卫士们显然并不愿意相信PMC提供的这类情报,再加上通讯连携手段的匮乏,他们仍旧没有使用跳跃单元<Jump Unit>,而只是加快了主脚步行的速度,在这极北的荒原上奔跑着。

突然,位于前方的B排在哈里斯机的手势命令下做出了急停,然后迅速蹲下对着前方做起了警戒动作,尽管他们身上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看到这一幕的本立即也举起了15E的机械手,命令与A排一同行动的0分队与殿后的C排同样停下警戒。同时在投影视界里呼出了现在还在正常作动着的振动及音响预警系统的详情,快速检阅起来。

可是除了队里各机的反应外,依旧是一片安静。

“Dungeon 5,怎么回事?传感器上有什么反应了么?”他在通讯上开口问哈里斯道。

“不……什么都没有,只是……好像看见了不详的影子而已……”

哈里斯机边说着边从蹲下的姿势微站了起来,从右膝的收纳空间内抽出了CIWS-1A近战短刀,猫着腰向前走去。虽然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在到达最后一个补给中继点之前的移动中不携带任何武装,但看样子哈里斯为了预防万一的状况,还是偷偷地预备了至少一把短刀的。

“又是命令违反哪,回去给我记着……”

可是这时位于本的连长机左侧的斯科特机却也突然站了起来,但不同于哈里斯机谨慎的姿势,他完全直立了起来,就这么大踏步地追着哈里斯机去了。

“Dungeon 0-1,你在干什么?!保持低姿势……!”

可是斯科特机完全无视本的阻拦。本无奈只能命令全连跟进他们两个。

“这血还新鲜着……看来这里不久之前还是战场哪……”

从通讯上,传来斯科特幽幽的声音。

本向四周扫视着。涂满地面的,是每一个战术机卫士都熟知的,那带有特有的深红色,已经变成稀泥状的战车级<Cruncher>的肉泥,以及BETA那绛紫色的体液。似乎像是嗅到了那股浓烈的硫磺臭味一样,本的鼻翼又情不自禁地抽动了起来。

哈里斯机此刻也已经走到了他刚才所说的那个“不详的影子”的正体前。不过他的15E已经直起了腰并且收回了短刀,一副警报解除的样子。

“那是……”“要击级<Tackler>……么。”

斜插在哈里斯机面前的土地里的,是缺失了根基部分的半枚要击级<Tackler>那有如蟹螯一般巨大粗糙的灰黑色前腕。本抬眼望去,看起来像是属于同一头要击级<Tackler>的另一枚前腕——更确切地说是另一枚前腕的一部分残骸——也掉落在前方稍远处,可是……

哪儿都找不到那头要击级<Tackler>的本体。

“这到底是谁干的……”他抹着鼻子喃喃道。

“虽然无法想像……可是现在在这里的武装力量,除了我们之外……”斯科特的RF-15也来到了哈里斯机的身旁,似乎饶有兴致地观察起那具要击级<Tackler>或许已经称不上尸骸的尸骸来,“我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呢,那个叫KAS Security的PMC。”

 

1996年6月8日,0634 UTC。挪威,芬马克郡境内。

终于到达最终的补给中继点,抛掉了副油箱并且全副武装起来的美军全部14台战术机,开始在本的指令下离开那在满是BETA残骸的血海中央整齐排列着的补给货柜舱,朝着投影中前方雾气里的蓝色友军标识走去。

本最后回头望了一眼那个最后的补给中继点。于战术机补给货柜舱周围警戒着的,除了惯例的持枪士兵之外,只不过多了几辆轮式的步兵战车和几具步兵用的动力装甲而已。他不自觉地吞咽下一口唾沫,不由得开始怀疑起来这是不是他这一生中所能看见的最后的人工构造物群了。

这里离罗瓦涅米Hive还有最后的200哩。他们现在为了最后的任务已经抛弃了外挂的燃料槽,如果再加上必要的战术机动的话,这将是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票。如果回程中无法得到补给的话,在如潮水般涌来的BETA面前,他们将永远无法走出这极北的地狱。虽然刚才的通讯中那个“Darkroom”声称在他们离开之后会有别的部队来守卫那最后的补给点,以便他们回程时的燃料补给,但就靠那些轻装甲车辆和步兵动力装甲?不过在心中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之前,本更费解的是那些BETA的残骸。看样子对方PMC为了在敌占区确保下这个补给点,在不久之前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血战。可是同样的问题,他们靠的是什么?并且在满地的BETA残肢与体液之间,丝毫没有发现类似人工物的机械制品的残留。别说是破弃的载具和武器了,就连一盒弹匣都没有留下。

视网膜投影出的依旧满是噪点的外部画面中,那群蓝色的友军标识越来越近了。

“那是……战术机?!”

正当本专心朝四周转着脑袋确认着蓝色友军标识的数量时,通讯上传来哈里斯惊讶的喊声。

他赶忙将视线转向正前方。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部从未见过的,与那些PMC的佣兵身上所穿服装同样的灰黑色的,两足人型兵器。

与第二代战术机向人体靠拢的苗条外观线条一般,可以看出是重视灵活性的,毫不臃肿的外形。可是第一眼看上去与战术机那头重脚轻追求静不安定的印象的最大差别是,这种人型机械不仅下半身的线条十分简洁,上半身也同样十分紧凑,全身丝毫没有任何厚重的装甲。也因此目测的尺寸上看来要比战术机小上一圈。

虽然那台机体是正侧面对着他们,无法看到背后的样子,但至少可以确认既没有战术机那样的跳跃单元<Jump Unit>,也没有可动兵装担架<Mount Pylon>系统。它的手中握着一把类似战术机所使用的突击炮一般的携行式火器,但同样是没有见过的型号。枪口虽然比较粗,但并没有类似消焰器一类的构造。看上去应该是弹匣的立方体构造物就这么直接排列着挂在腰前。弹匣的种类只有方形的一种,并不像突击炮那样有分36mm和120mm两种。没有持枪的左手在前臂外侧装备有一个窄六边形状的物体,光从外观上难以推断出用途。左胸处则和人类士兵一样挂着一具类似匕首刀鞘的长方型物体,应该是刀柄的部位露在外面。此外机体后腰部似乎也还挂着一把什么别的武器,可是从这个位置上无法分辨。

“厉……厉害……那种战术机是他们自己研发的么……完全没听说过啊……”是从背后赶上来的C排排长雅各布的声音。

“不……那玩意绝不像是战术机,而是完全别的系统哪。这样补给点周围的战况也能得到一部分的解释了……只是剩下的问题是,就凭那样单薄的机体和武器……”斯科特的声音。

本的视线掠过眼前灰色机体左肩上似乎是部队章的图案,又停留在了机体躯干部位喷涂着的似乎是所属记号与机体序列号的字符串上。战术机的OS检测到他视线的集中,自动在视网膜投影上扩大了这部分的图像。

本眯起了眼睛,辨认出那两行白字是:

2GD
LD75602-20A

“这里是Liparis 1。欢迎加入我们,先生们。”

就在这时,眼前的机体很随意地举起了左手向他们示意自己就是指挥官机,同时很不幸地挡住了本正全神贯注的视线。那完全不像是由OS预设的动作,简直就如人体一般自然。

没有留给本继续咀嚼刚才所看见的那串字符的意义的时间,耳机里就又传来了Darkroom的声音:

“光荣哑剧行动<Operation Glorious Mime>从现在起进入第三阶段。那么接下来开始最后的任务简报。参与本次行动第三阶段的兵力为,临时编成的我军两个TAHM混成小队共6机,呼号Liparis,美军一个战术机加强连共14机,呼号Dungeon。”

“那个战术机……叫做‘TAH-m’么……?”

“小队<Team>?6机?只用这么少的部队?!”

“我军的任务为,进行KAS Security有能力为合众国取得最重要战略资源的武力展示。贵军的任务为,全程监视我军的该行动。”

无视着通讯上美军卫士们的议论纷纷,Darkroom如照本宣科般地继续道。

“Phase 3中,将会包括突入罗瓦涅米Hive的内容。但无论何时,按照合同,贵军的安全由我军负责保护。因此贵军非除绝对必要之外,无需进行任何战斗行为。在强袭至突入Hive地下茎构造<Stub>之前的阶段,由于本次任务的绝密性,将不会有任何形式的炮火支援。因此出于续战能力的考虑,我军将只会有选择性地清除威胁度较高的重光线<Laser>级,而无视光线<Laser>级。”

“无视光线<Laser>级?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鬼话?!”哈里斯高八度的嗓音猝然插了进来,让本觉得耳朵都有些被震得发疼了。

“……也就是说,在我军的战术上通常是无视光线<Laser>级的照射的。万一贵军的机体出现被照射的情况,请不必犹豫专念回避。我军将会负责制压照射源。”

“……什……什么?难道你们还能保证你们自己的机体不被照射不成?!”

试图把简报进行下去的Darkroom被哈里斯在通讯上的大喊大叫所打断不得已停下来做出解说,但这解说恐怕只是让后者更摸不着头脑了。

“够了中尉。”

本刚想开口,斯科特的声音又抢先一步出现在通讯里,替他劝回了激动起来的突击前卫长<Storm Vanguard 1>。

“我看不可能是他们的机体不会受到照射……那个机体,恐怕……”

 

1996年6月11日,1412 EDT。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郡,五角大楼。

“……实现巴比伦行动<Operation Babylon>所需要量以上的G元素的确保,已经毫无疑问了。总统先生今天虽然非常遗憾无法亲自到会,但他还是让我替他向您转达美国人民的敬意。”

“这样一来,最为核心的问题得到解决之后,我们的Alternative V案离最终定稿就只剩下一些细节问题了。接下来可以说就只等联大的表决了……”

戴着式样老土的大方框眼镜,略有谢顶的国防部长将头转向了桌子另一端面容消瘦精干的老年男子。

“哦,我想奥尔布赖特(Albright)女士正做得很好。”国务卿直起了身,“大抵那些国家们现在自己也在后悔当初近乎赌气似的投了日本的票,否则又怎么会出现刚决定Alternative IV案之后却又立即进行Alternative V预备计划召集这样异例的事来。”

“……再者说是现在大家静下心来回头再来看看日本人那天方夜谭似的Alternative IV案,自己都被吓到了吧,当初竟然会把票投给这样的童话。”陆军参谋长突然冷笑了起来,“所以他们现在也都明白过来,在俄国佬的Alternative III失败的时点,就已经证明了和那些怪物沟通纯粹是异想天开,白白葬送宝贵的人力物力。事到如今只有断固行使实力才是唯一的手段……”

上将激动地用指节叩着桌面。

“……并且幸亏现在,上帝给我们派来了这样有力的盟友。”同样戴着方框眼镜,头发花白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再次把头转向会议桌一端坐着的,今天会议的主角。

“……神也好什么也好,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身着灰色KAS Security常服的年轻男子只是淡淡地说道,“先生们,你们只是勇敢地选择了自己所坚信的,能够通向最好的未来的可能性罢了。我们所期望选择的盟友,正是无论身处任何情况之下,都始终能有勇气不放弃并且坚持对更好的未来的展望的人。”

年轻男子仿佛是不经意间吐出的语句,其涵义却似乎与今天会议的内容极不相衬,甚至可说是有些理想主义的单纯。

对此与会者们也只能面面相觑之后,呵呵笑着附和道。

“……那么也衷心祝愿,我们友好的战略合作关系,能在不远的将来战后的世界里为我们双方都带来……”

像是要替年轻男子找台阶下一般,国防部长总之还是先搬出了程式化的外交辞令。

可是仿佛看透了众人的心思一般,年轻男子只是从鼻子里轻笑了一声,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防长那陈腐的客套话:

“先生们,你们现在可以为自己感到骄傲,合众国的历史也将永远记住你们。你们所作出的决定,将会确保合众国未来十数年的荣光。”

那明明应该是高昂而称颂的词句,却因为他冷彻的语调而令人听起来几乎都带着几分嘲讽了。

 

1996年6月8日,0945 UTC。芬兰,奥斯托波斯尼亚省,罗瓦涅米Hive。

“这……难道就是……”

“传说中的……G……元素……么……”

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的美军卫士们。

罗瓦涅米Hive的深处,仅次于反应炉后第二重要的地点,G元素精炼车间那诡异的景象,此刻像是把所有美军卫士的灵魂都吸走了一样,把他们连同自己的战术机一起牢牢地钉在了原地。那宛如蜂巢般密集地排列在壁面上的神秘的代名词,正散发着不可名状的奇异蓝色荧光,让人觉得仿佛已经脱离了地球,置身于另一个次元一般。

这是这个世界的人类还未曾目睹过的,令人战栗的深渊的光景。

可是此时KAS Security的人型兵器们却似乎毫不为眼前光怪陆离的景象所触动,一刻不停地立即就开始了行动。

殿后的Liparis第2小队的3机此刻正在广间<Hall>的入口处向他们的来路倾泻着火力,阻止着后续的BETA追兵。他们没有选择将洞口外的横坑<Drift>炸塌以求得一时的封闭,而是将其保留通畅以便确实地阻击如汹涌浪潮般涌来的BETA大军。炸塌横坑<Drift>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绝对的安静,但一旦阻隔被突破,巨量未受消耗的BETA群便会一下子涌入。这里并没有主广间<Main Hall>那样的空旷宽敞,故而在这样相对局促的空间中如果允许了BETA的短时大量侵入,反而会变为更加棘手的状态。

而Liparis第1小队的3机此刻已经走到了那G元素所构成的蓝光的壁面下,拔出了固定在左胸处的匕首开始进行切削作业。

眼见前方灰黑色的机影又动用了匕首,本赶忙呼出振动和音响预警系统的菜单界面,调整监视量度的阈值。因为根据方才的经验,那似乎是以刃部的超高频振动作为杀伤机理的接近战兵装,一旦启动便会让战术机的振动和音响告警响个不停。

另一边RF-15的座舱内,斯科特却无视着前座电子管制官的抗议,任凭刺耳的告警音震荡着耳蜗,一动不动地直盯着那正在作业的3台黑色机体的动作,直到前座电子管制官最后无奈中断了忙碌的工作,自己动手将告警关了下去。

他一直以来对这个神秘的PMC所抱有的好奇与猜疑,此刻都已经荡然无存了。他木讷的脸上再也找不出嬉皮笑脸的表情,连语言能力都仿佛连同灵魂一起一道被吸走了。现在的他,简直像是一具不会说话的木偶,单单只是遵照着他所接受到的命令而不再是个人的求知欲,机械性地动用着RF-15全身的各种传感设备一刻不停地记录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还能再说什么?在作为补给中继点的海冰站里,开玩笑地对本说过的“外星人”的话也好,那离奇的电磁波干扰也好,直到在最后的补给中继点终于看见那苗条的灰色人型兵器也好,这些算得了什么?当他们真正身处罗瓦涅米Hive那近600米高的宏伟地表构造物<Monument>之下,亲眼目睹了对方PMC那看似单薄的人型兵器部队是如何以超乎这个世界上任何人类所能想象的作战样式,简单粗暴并一气呵成,顷刻之间就从地表突入到深处的G元素精炼车间的战斗之后,他的语言能力似乎就已经被彻底冻结住了。

“Dungeon Leader,Darkroom,让你们的部队退后。马上就要爆破顶部了。”

可是那3机TAHM切削壁面的作业只进行了一小会儿就接近尾声了。他们只是从壁面上那无数闪耀着蓝光的晶格中,毫不贪心且如精挑细选般地抽出了不到10米长的一条来。

本边下令全连后退至墙边,边不由自主地伸长了脖子想好好瞅瞅被两台TAHM所抱在怀中的蓝色柱状晶体块。虽然自从突入Hive的地下茎构造<Stub>以来,视网膜投影系统成像里的噪点已经愈加严重到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得了白内障一般,想要克制住下意识揉眼的冲动都几乎变得困难起来了。

随着巨响和抖动,广间<Hall>的顶部崩落下来,迸发出一片混杂着亮蓝色粉末的烟尘来。

从广间<Hall>顶部爆破出的大洞中出现的,除了一台新的TAHM之外,竟然还跟进了一架中等大小的运输机样的机体来。可奇怪的是这台机体除了是既无垂直也无水平安定面的纯无尾布局外,仅有的一对主翼还十分肥厚。

两台TAHM迅速地将切割下的蓝色晶状物体装入运输机的货柜舱之后,这些不速之客就又悄无声息地从来路返回了。想必与强行突入的他们不同,这些负责输送的支援部队并不需要体谅随行的战术机部队的机动能力,而是在他们成功制压了G元素精炼车间后,直接从主纵坑<Main Shaft>降下的吧。

“Dungeon Leader,Darkroom,货物已确保。现在开始沿原路脱离。”

终于,本还是忍不住向对方提出了那个从刚才起就一直纠结在他心中的问题。

“为什么你们……不直接把这个Hive攻略下呢?存在着反应炉的主广间<Main Hall>明明就只有一墙之隔。我是说,凭你们的能力……”

Liparis 1似乎像是听见了自己与任务管制的通讯,回过了头来望着自己的F-15E。虽然那张分不出五官的机械脸不可能带有任何表情,但还是让本不自觉地吞下了自己的后半句话。

“上尉先生,作为一名合众国的军人,我想你应该能够理解,这个世界的政治形势,是由这个星球上所有Hive的数量与它们各自的位置、规模所决定的。我想,你并不希望让上头的大人物们为合众国所定下的下一个十年的战略构想落空吧?”

“可……可是,不管怎么说,只有对BETA战争的胜利,我们才能谈接下去的未来不是么?所以现在我们不是应该,尽全力……”本用力吞了口唾沫,好不容易才做出了羸弱的反驳。

“本……够了。恐怕……对上面的大人物来说,‘胜利’什么的……已经是被约定好的东西了……”

斯科特吐出了他在突入罗瓦涅米Hive之后,所能说出的第一句话。

 

1996年6月11日,1449 EDT。美国,马里兰州,乔治王子郡,安德鲁斯空军基地。

施有KAS Security那一贯消光灰色涂装的AMC-2B四发倾转旋翼机[2]的4个推进吊舱此刻都处在垂直状态,4具四叶旋翼正在怠速状态的引擎驱动下低速旋转着,准备随时进入起飞态势。可尽管有着4副旋翼,这个大家伙所发出的噪声却反而比一架普通的直升机还要小很多。

当然,4具旋翼的下洗气流显然只会加倍的强劲。

站在倾转旋翼机旁等待着从国防部的接送专车上下来的夕丛见(YUUMURA Ken)的,除了两个陆战队员,还有一名白衣的年轻女子。

她身着的常服虽然式样上和其他KAS Security雇员们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但颜色却是显眼的纯白色。并且尽管现在已经是夏季,她的常服外面还套着一件同样白色的大衣。大衣的下摆连同她脑后黑色的长马尾一同在旋翼强烈的下洗气流中猎猎地舞动着,但她本人却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不用说身边清一色灰色的陆战队员和机体了,就是她本身全白的衣装和那头黝黑的长发所构成的反差已然如此强烈,引得与夕丛见一同下车的几个国防部职员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总之棋局算是已经布置好了?”

她用这样的话迎接了夕丛见。

“只是不知道能按剧本走多久了。”

年轻男子苦笑道。

 

2001年10月1日,0942 JST。日本帝国,神奈川县,联合国军横滨基地。

“……那么,你的那所谓‘个人理由’又是什么呢。”

翘着二郎腿靠在办公桌后的皮转椅上,身披白大褂的香月夕呼(Kozuki Yuko)博士问面前的年轻女孩道。并不俗气的美貌加上被染成了张扬的紫红色的及肩长发,让人很难将她与天才科学家甚至是Alternative IV总负责人这样的头衔联系起来。

“只是想通过自己的眼睛确认下而已。因为,故事从接下来起才要进入高潮。”

可是从少女的口中,只淡淡地吐出了这样的话。

“……哈?”

“历史的齿轮如果就像现在这样一直转动下去的话,12月25日0时Alternative V,暨巴比伦行动<Operation Babylon>便会发动。地球就算最后迫不得已只能放弃,可是宇宙移民计划将会成功。”

“那是什么梦话……”香月博士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你还能预知未来不成?”

“这不是未来……不,不基于同一个世界的话,也无法称之为历史。”

“呀咧呀咧,我可不是来听你的末日预言的小姑娘。单就客观来说,我个人认为G弹大量投入的决战计划至少还是有那么些成功概率的,比起那失踪了多少年的幽灵探测器突然又传回来的信号什么的……”

少女的话虽然触动了香月博士某根敏感的神经,但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她还是宁愿只把少女刚才平淡的话语视为单纯的玩笑来看待。于是她装着无趣的样子,视线也开始游向别处,嘴里随意地吐着无聊的嘲讽。

“接收到伊卡洛斯I号<Icarus I>发回的信号,在蛇夫座巴纳德星系发现适合人类居住的类地行星,这只是美国的捏造。博士就算无法得到实证,心里也早就如此认为了吧。那颗红矮星本来就没有什么行星系统。”

“什……你又是怎么……啊不,这不是问题。”出乎香月博士的预料,对方竟然如此直白地就打破了美国竭力维护着的弥天大谎。尽管其真实性在世界上都遭到了普遍的怀疑,但那归根结底也只是在无法求证到真相的基础上,甚至还略带着一点酸葡萄味的质疑罢了。可是作为当事方亲口对她吐露了如此重要的机密,那感觉又是非同一般。

她放下了跷着的腿,拉回了游走的注意力,开始费力重新审视起面前的少女来。

“你,刚才确实说了尽管放弃了地球可是移民计划成功了吧。既然巴纳德星系并不存在适合居住的行星……”

“根本花不了60年哦。确实,巴比伦行动<Operation Babylon>是否就能一笔抹消地球上的所有BETA,大量部署G弹的战略会对地表环境造成多大的影响,这些都还存有很大的疑问但是……就算最坏的情况地球就此毁灭,不出几个月人类就又能重新站立在大地上了,只不过是人工的大地呢。由我们所建造的,宇宙殖民地<Space Colony>。”

“……啊?”

话中刚出现了引人注意的内容,少女的话题就突然又跳跃到九霄云外去了。香月博士觉得自己的忍耐力都快要接近极限了。

“真是受够了,梦话就给我到梦里说去。我说,话题是不是有些跑得太远了?”

“是的,刚才那只是历史如果照此以往下去的话。不过这个世界马上又要迎来命运的日子,也许会成为救世主的男人会来到这里。”

“命运的日子?成为救世主的男人?”

香月博士皱起了眉头。

“现在的博士当然也许还不认识。不过随着他的现身,与他关联的因果信息也会如潮水一般一股脑儿地涌进这个世界来吧。”

“因果信息……这个世界?!”

少女的话像是给了她当头棒喝一般。她天才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起来,拼命地搜索起自己理论中的每一个角落。

“你说的那个,命运的日子,那个男人,究竟是什么?”

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她追问道。

“很遗憾但是我也不清楚。所以我才会想在这里,亲眼见证他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可能性。这就是您所询问的,我来这里的理由。”

一袭白衣的少女终于以平静的语气和清澈的嗓音,慢条斯理有条不紊地说完了她所有的话。

 

此刻的香月博士还无法意识到,她自己,以及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能与真相如此地接近。

 

 

第零话

Operation Glorious Mime
被约定的胜利

-完-

 

 

注释:

1. McDonnell Douglas RF-15 "Peak Eagle" Strategic Reconnaissance Tactical Surface Fighter
    マクドネル·ダグラス RF-15「ピーク·イーグル」戦略偵察戦術機
    麦克唐纳·道格拉斯 RF-15 “尖峰鹰” 战略侦察战术机
专为纵深战略侦察任务而特化的特种用途战术机。以宇宙军的FS-15D[3]为基础改修而来。目前仅由美国宇宙军运用。

2. Kite Aerospace AMC-2B "Downburst" Quad Tiltrotor
    カイト·アエロスペース AMC-2B「ダウンバースト」4発ティルトローター
    风筝空天 AMC-2B “下击暴流” 四发倾转旋翼机
KAS Security的制式多用途中型倾转旋翼机。在AMC-2A的基础上更换了外形更紧凑的新型推进系统。

3. McDonnell Douglas FS-15C/D "Dive Eagle" Tactical Surface Fighter
    マクドネル·ダグラス FS-15C/D「ダイブ·イーグル」戦術機
    麦克唐纳·道格拉斯 FS-15C/D “俯冲鹰” 战术机
宇宙军轨道降下部队所运用的特殊式样的F-15C/D。除了为对应无重力及真空环境作了一系列改进之外,还增大了燃料槽的容量,并可外接助推器单元用以空降过程中的减速及姿态控制。

  评论这张
 
阅读(42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